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研究动态 专题研究 灾荒史话 学人文集 饥荒档案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中国灾荒史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灾荒史论坛 >> 研究动态 >> 前沿瞭望 >> 详细内容
“苏联1932—1933年饥荒”问题研究综述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3760 更新时间:2015-3-15

“苏联19321933年饥荒”问题研究综述

李燕

 

原文出处:《西伯利亚研究》(哈尔滨)2008年第6期 第61-67

作者简介:李燕,燕山大学 里仁学院,河北 秦皇岛 066004 李燕(1966-),女,黑龙江东宁人,副教授,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博士后流动站工作人员,主要从事苏联共产党历史研究。

内容提要:苏联19321933年饥荒问题最早由在西方的乌克兰流亡者提出,上世纪80年代以前主要在西方国家进行研究,戈尔巴乔夫改革时期,这个问题在乌克兰被公开提出。苏联解体至今,乌克兰和俄罗斯学界以及政界就因饥荒死亡人数、饥荒发生的原因、斯大林对饥荒应负的责任等问题展开争论,从形式和内容上看,这既是一个学术问题,也是政治问题。

关 键 词:苏联/乌克兰大饥荒/乌克兰/俄罗斯 

 

苏联19321933年饥荒问题,在苏联学界被正式提出是在20世纪80年代,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年,而从饥荒发生至今,已经过去了七十多年。19321933年在苏联是否发生过大规模饥荒、引发饥荒的原因、死亡人数、饥荒产生了怎样的社会后果等等问题,都是苏联史研究中有待解答的问题。而在19321933年饥荒中,乌克兰是不是受灾最重的地方、乌克兰饿死多少人、在乌克兰发生饥荒到底是不是“莫斯科政权”有意制造的……又牵涉到另外一些问题,包括苏联时期的民族政策、对斯大林的评价、怎样看待苏联时期的乌克兰历史、今天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怎样处理“历史旧账”等等。近几年,围绕着苏联20世纪30年代初的饥荒问题,俄罗斯和乌克兰在联合国“各说各话”,“各提各的要求”,虽然达不到兄弟阋墙的程度,但联合国大会每次面对这“哥儿俩”都要表一表态,饥荒问题几乎成了一个解不开的难题。2008年是乌克兰确定的“乌克兰大饥荒”纪念年,从年初乌克兰就在国内国际加大宣传力度,扩大影响,希望在纪念“大饥荒”75周年之际,在国际舞台上,尤其是在联合国,对饥荒的定性能有新突破。俄罗斯也从学术研究、政治定性等方面给以应对。可以说,对于苏联解体后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关系而言,这既是一个学术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对于这个问题的提出、发展过程的了解和掌握,可以帮助人们正确理解和看待今天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关系,对俄乌关系中一些有争议问题的历史背景也有比较深入的了解。

一、问题的提出

19321933年饥荒作为一个问题被提出,最早并不是在苏联。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苏联,无论是党史教材或者是党和政府的文件以及普通教科书中都没有这个字眼。当时,“将俄国几乎一半居民拉入致命的困境中的19321933年饥荒是国家的秘密,关于这场饥荒甚至在要求给饥民提供粮食这样一些来自于地方的秘密报告中都不曾提及”[1]。换言之,19321933年饥荒是否发生过、饥荒中的死亡人数等,从发生之后,在半个世纪中,在苏联都“被小心掩盖”起来,因为“这是一个在很长时期内都被禁止研究的问题”[2]

20世纪40年代中期,一些流亡到美国和加拿大的乌克兰侨民首先提出了19321933年发生在乌克兰的饥荒问题。自那时起,在西方,每隔一段时间就出版一些有关19321933年饥荒的研究著作。由于这个问题的早期提出者是乌克兰侨民,他们将19321933年饥荒视为共产主义的苏联有计划地消灭乌克兰人的活动,把饥荒问题与苏联的民族政策联系到一起,加上冷战的背景,决定了西方国家在研究这个问题时从一开始就具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

1983年是饥荒发生50周年,在那前后,美国和加拿大先后出现了一批有关19321933年饥荒的文章和论著,主要研究者有詹姆斯•美斯、罗伯特•康克韦斯特以及加尔瓦尔德•美斯①,西方人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明显加强。而随着20世纪80年代中期戈尔巴乔夫改革拉开序幕,尤其是80年代后期揭露“历史空白点”,在苏联国内,主要是在乌克兰,许多乡镇和城市开始了纪念饥荒死难者的活动,如编写死难的同乡名册,建造纪念标志等,这些活动的发起人还建起了具有民族主义色彩的组织。1990年,乌克兰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公布了一些与19321933年饥荒相关的档案,“乌克兰大饥荒”这一历史问题正式出现在乌克兰政论界与学术界。到饥荒发生60周年即1993年,苏联已经解体,“独立”后的乌克兰把这个问题的研究提到了比较高的程度。乌克兰历史学博士、教授С•库里奇茨基最早从事这项研究,他和历史学—政论学家В•马洛奇克以及Е•沙塔林等学者都出版了专门著作,从饥荒发生的原因、规模以及饥荒的社会后果等角度把这场饥荒作为一个单独的历史事件来研究。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历史学界没有回避19321933年在苏联发生的饥荒,在上世纪90年代出版的俄国历史教材中,已经开始提到苏联历史上的几次饥荒。不过,当时在俄罗斯,主要还是从历史的角度研究这个问题。近年来,俄罗斯和乌克兰学界对19321933年苏联饥荒问题的研究有很大加强,双方在一些问题上的歧见也越来越明显。

二、主要研究或争论的问题

围绕苏联19321933年饥荒问题,俄罗斯和乌克兰学界与政界之间,在有的问题上基本形成共识,而在另一些问题上还存在很大分歧,现在正处于争论之中。归结起来,主要有这样几个问题:

(一)饥荒有没有发生过

由于苏联时代在苏共党史、历史教材以及各种刊物中都避免提到19321933年的饥荒,所以在西方以及在苏联解体前的乌克兰,首先就致力于让苏联政府以及国际社会承认19321933年在苏联、在乌克兰确实发生过大规模的饥荒。苏联解体后,在俄罗斯,“苏联19321933年饥荒”或者“30年代初发生在苏联的饥荒”这样的词句开始正式出现在一些历史教科书中,也就是说,俄罗斯学界已经肯定饥荒确有其事,只是对于饥荒发生的原因、饥荒中的死亡人数以及饥荒的后果在论述中观点不一②。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舒宾认为19321933年在苏联的一些地方发生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饥荒”;安德烈•马尔丘可夫著文《是否曾有过“大饥荒”?》,也肯定19321933年在苏联的一些地方出现过大规模的饥荒;而学者彼霍洛维奇干脆说“1933年如果没有发生饥荒,人们也不可能臆造出来”③。

近几年,俄罗斯和乌克兰安全部门先后公开了一些档案,其中有30年代初期人们的通信、苏共中央有关饥荒的文件、军事情报等。这些档案的公布,对于饥荒有没有发生过,已经成了事实上的证明④。在今天,无论是俄罗斯学界还是乌克兰以及中西方学界,从尊重历史事实出发,对19321933年的饥荒都不否认⑤。

不过,说到苏联19321933年饥荒,还应注意与苏联19321933年饥荒相关的几个词。一般学术研究所用的词是“голод”(饥荒),即用“苏联19321933年饥荒”来表述这一事件;“голодомор”与“голод”是同根词,意为“大饥荒”,但不是简单地在“голод”一词前面加上一个“强烈的”或者“巨大的”一类形容词就能解释得了的⑥,两个词在含义上有原则性的区分。“голодомор”专指19321933年的乌克兰饥荒,意为饥荒是苏联领导人有意安排的,其目的是为了消灭乌克兰人民。因此,“голодомор”是一个意识形态概念,对乌克兰人有特殊含义,对乌克兰人民的思想认识也有着巨大影响⑦;“геноцид”一词本意为“种族灭绝”,是在“голодомор”这个词基础上,由乌克兰社会上层进一步提出来的,明确地将苏联19321933年饥荒解释为“苏联帝国主义领导者”借助于乌克兰共产党的上层这个“殖民统治工具”,把乌克兰人作为“乌克兰的人民”,即一个种族加以灭绝。于是,当采用“геноцид”一词时,19321933年乌克兰饥荒已经不是一场与民生相关的饥荒,而是一个有明确政治背景的历史事件,是苏维埃政权对乌克兰民族在种族上的灭绝,也是苏联领导者对乌克兰人民犯下的一大罪状⑧。将“геноцид”一词与19321933年饥荒相联系,其实际目的就是,乌克兰人民在俄罗斯民族的“殖民统治”350年后,取得了民族独立,现在须要对大俄罗斯主义的民族压迫政策和社会主义苏联时期斯大林体制提出新的认识和批判。

19321933年饥荒在与“голод”、“голодомор”、“геноцид”这三个词联系到一起后,就体现出“观点”或“立场”的差别。一般来讲,俄罗斯学界或政界只用“19321933年苏联饥荒”或“20世纪30年代初苏联的饥荒”这样的语句;乌克兰学界和政界经常用的是“19321933年乌克兰大饥荒”或专门术语“大饥荒”,还有更具民族主义色彩的表述就是“19321933年对乌克兰人民的种族灭绝”。从所使用的词上,基本就体现了对这个问题所持的政治立场。

所以,在“有没有发生过饥荒”这个问题上,自苏联解体前后至今,人们经常讨论或者争论的已经不是“苏联19321933年饥荒”有没有发生过,而是乌克兰在19321933年的饥荒是不是“大饥荒”,乌克兰的饥荒在性质上是不是对乌克兰人的“种族灭绝”。

(二)饥荒的范围、死亡人数

由于最初提出19321933年饥荒问题的是乌克兰人,因此,西方学界对这个问题的早期研究也主要围绕饥荒在乌克兰,尤其是乌克兰农村发生的情况,这种情况实际上限制了对这个问题的宏观研究视野。正如一位西方经济学家总结的那样:“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饥荒的规模还没有搞清楚,只是从在美国和加拿大的一些乌克兰流亡者那里获取了一些材料。而当文献开始公布后,人们马上就会清楚,饥荒不仅发生在乌克兰,还发生在国家(苏联)许多别的地区。”[3] 越来越多的材料证明,确实是这样,19321933年饥荒不仅发生在乌克兰共和国,还有俄罗斯的广大地区⑨,以及北高加索和哈萨克斯坦。饥荒地区覆盖大约5000万人口[4],几乎遍及当时苏联的主要产粮区,受灾者主要是农业人口。

19321933年饥荒饿死者人数是一个一直不十分清楚的问题。这里主要涉及苏联总的饿死者人数以及乌克兰的饿死者有多少。关于苏联饥荒总的饿死者人数,最早在西方曾提出1000万之说[5]。在俄罗斯曾有600万、750万、1000万、1600万的说法⑩,近年来,有学者提出200万~300万,或者以450万为上限的说法,甚至还有64万之说(11)。死亡人数上下差距之大,可以看出这个数字在统计上的巨大分歧。随着档案材料的公布,近年来出版的俄国历史教材中举出的数字要具体些,如2007年版莫斯科大学历史系《俄国史》教材认为,饥荒中死亡人数有300万~500万,另一本历史教材中提出饥荒中死亡人数超过300万,同时注明还有500万~800万的说法[6]

由于乌克兰学者和政治家特别强调乌克兰人在这场饥荒中的受害程度,故乌克兰的死亡人数就特别引人关注。在乌克兰的教科书、广播、电视以及信息网站中,乌克兰人在饥荒中的死亡人数有时达到700万、1000万甚至1500[4]。维克多•尤先科总统在公开讲话中甚至宣布,饥荒时期乌克兰失去了14的居民。这些都是笼统说法,近些年,随着统计资料的公布,一些学者提出了比较具体的数字。如,有乌克兰专家认为仅在1932121日至1933415日期间乌克兰就死亡2420100人;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舒宾对这个数字有不同认识,他认为苏联当时总的死亡人数有200万~300万,乌克兰的死亡人数应在100万~200万之间[7]199;另一位俄罗斯研究人员马尔丘可夫提出苏联总的死亡人数是700万~1000万,在19321933年两年中乌克兰加盟共和国直接死亡人数是290万~350[8]。根据较新数据材料,还有人认为苏联饥荒总的死亡人数是400万~700万,其中乌克兰人有300(12)。由于数字上下出入较大,难于统一,所以,直到如今,有关饥荒的死亡人数还没有确切说法。

(三)饥荒发生的原因

关于19321933年苏联饥荒或者“乌克兰大饥荒”的起因,在研究这个问题的过程中具有原则性分歧。乌克兰、俄罗斯还有西方学者及政治家站在不同立场上,对于饥荒发生的原因就有了截然不同的说法。20世纪4070年代西方有关19321933年苏联饥荒的论著中,多把饥荒说成是克里姆林宫的苏联领导有计划的活动,目的是在精神上和肉体上消灭乌克兰人民。到了80年代,詹姆斯•美斯、罗伯特•康克韦斯特等更进一步,他们在著作中把饥荒与莫斯科的民族政策紧密联系在一起,认为饥荒是苏联领导人为灭绝乌克兰农民和乌克兰民族,最终征服乌克兰而故意制造的。加尔瓦尔德•美斯也强调饥荒是针对农民、针对乌克兰人而人为制造的,并宣布饥荒就是一次针对乌克兰人民的种族灭绝行动[4]80年代末,一个西方国际组织在调查报告中指出,乌克兰大饥荒的直接原因是过多的粮食储备,其前提则是强制集体化以及苏共领导人对“传统的乌克兰民族主义”的回击(13)。以此为依据,乌克兰研究者库里奇茨基的结论是,饥荒的发生“不是不明原因的偶然现象,而是恐怖饥荒,以及种族灭绝政策和极权主义措施造成的后果”,换言之,饥荒是苏共领导人有意制造的,旨在消灭乌克兰人,即使在乌克兰之外的地方发生饥荒,也是为了消灭那里的少数民族。他断言,“那些人们不是因为饥荒,而是因为饥荒恐怖而死”[9]。可以说,“大饥荒”、“饥荒恐怖”、“种族灭绝乌克兰人”、“种族灭绝乌克兰民族”一类词句在西方以及乌克兰的一些政治家、研究者的论著中已经是无可置疑的评价。只是,早期的西方研究者以及乌克兰研究者因材料所限,所作出的结论多是在“估计”的基础上做的“判断”,这种“判断”从科学研究的角度说还缺乏史料根据。

随着档案材料的公开,俄罗斯学者依据所收集的各种文献资料,从多角度对饥荒发生的原因进行了分析。如一位学者曾专门研究19321933年发生在伏尔加河流域农村的饥荒,他用在萨拉托夫州和奔萨州进行的一次问卷调查证明,当时那里的情况很严重,有的村庄的人几乎都死光了。分析造成饥荒的原因,他认为有因旱灾导致的歉收这种客观因素,还有在粮食收成不好的情况下,政府强征储备粮这种人为原因。从大的背景看,则与国家工业化政策相关:政府出口粮食换取机器,在国内造成了饥荒,又用“外汇商店”的食品诱惑人们,让人们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换取食物,再用得到的金钱从国外购买机器[10]。另一位学者从对斯大林的评价出发,认为造成饥荒的主要原因是苏联实行加速工业化政策以及集体化过程中的“冒进”、“四处出击”。在城市人口急剧增加的情况下,1932年粮食歉收,国家既没有降低粮食出口计划,也没有减少粮食储备,结果就是集体农庄把农民手里的粮食都收走了,从而导致了“一场突如其来的饥荒”。就主要因素而言,饥荒不能视为斯大林对乌克兰人进行种族灭绝的结果[7]191194。奔萨国立师范大学祖国史教研室主任、史学博士、教授维克多•康德拉辛则举出数字来说明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发生饥荒有粮食歉收的因素,但不可能达到饿死人的程度,主要原因还在于国家的粮食出口政策,“1933年运到国外1800万公担谷物。这些谷物如果拿来给人们吃,即使不节省,也够690万人吃。刚好饥荒饿死了这么多人”。所以,他认为,避免这场灾难,有一个可能,就是停止粮食出口。不过,这就意味着集体化完全失败,而斯大林不可能这样做[3]

在早期,对苏联这次饥荒原因的看法,似乎只有两种观点:或是天灾,或是人祸,并且,出于政治立场,这两者几乎互不相容:承认天灾,就是在为斯大林辩护;肯定人祸,就是在批判斯大林体制,肯定苏联政府利用饥荒来灭绝乌克兰人。事实上,历史事件的发生往往有着多种因素,有内因、外因,有主要因素还有次要因素等。因此,饥荒的发生应该依据历史事实,从多方面多角度理性思考,而不应该带着政治立场去“估计”、“判断”式地下结论。关于饥荒发生的原因,近期还有一些专门论述的文章(14),随着档案材料的公开,这个问题会越来越清楚。(四)斯大林对这场饥荒应负的责任

关于斯大林对苏联19321933年饥荒的责任,基本上也可以分成两个阵营,一个是西方国家或乌克兰侨民以及当今的一些乌克兰学者及政治家,他们认为以斯大林为首的苏联共产党有计划地安排和组织了饥荒,斯大林当然是“主谋”,他就是杀人恶魔、刽子手。甚至有西方学者视斯大林的专制主义与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为同类现象,将斯大林与希特勒等同看待(15)2008年是乌克兰的“纪念大饥荒死难者年”,乌克兰安全部公开了与19321933年饥荒以及苏联大清洗相关的档案,档案文献是以表格形式在网站上公布出来的。乌克兰安全部发言人指出“在系统整理的文件表格中,一眼就可以看出,19321933年间的大饥荒——种族灭绝,是执行了联共(布)中央政治局(斯大林、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伏罗希洛夫等)的命令”,公开档案,就是要使研究者“对乌克兰大饥荒——种族灭绝的组织者和执行者的行为作出评价,并在此基础上对组织和实施犯罪的过错人提出指控。”[11] 可见,当今的乌克兰,已经着手追究“组织和制造”饥荒的人的法律责任,而在这些人中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斯大林。

在俄罗斯的历史书籍或教材中,对19321933年饥荒原因的分析主要是从集体化政策入手。按照当今多数俄罗斯学者的观点,斯大林并没有专门策划和组织大饥荒。当然,对于工业化和集体化中的冒进,集体化过程中地方领导的粗暴行为,国家计划制定过程中的失误,斯大林还是有责任的。有学者比较详细地分析道,斯大林最初的预期是,利用资本主义的危机之机,加紧出口粮食,换回机器设备,加速实现工业化。这种做法适逢苏联农业遇到干旱,农业减产,还有富农分子与苏维埃政权作对,在此情况下,农村加速集体化运动,把农民所有的粮食都收缴上来,从而在农业地区造成了饥荒。这场突如其来的饥荒根本不是领导人事先能够设计好的,农村中的“冒进”也不是斯大林等一手制造的[7]191194。有的学者进一步用实例说明,斯大林和苏联政府不仅没有专门组织杀害乌克兰人,还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减少饥荒损失(16)

 “斯大林谋划并制造了饥荒”的观点在西方或者乌克兰的一些学者、政治家眼中,几乎已经成为定论。但是,直到目前,也没有人为这个论断举出确凿根据。于是,有乌克兰学者认为:“克里姆林宫的可怕罪恶要执行是需要有指令的,这些指令就保存在档案中。但斯大林不可能给任何人留下证据,来证明他为什么采取饥荒恐怖。”[9] 看来,这还是一个判断。而按另一位学者的观点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存在那种可以肯定把乌克兰人作为一个种族,用饥荒来消灭乌克兰人的预谋和计划的文件,因此,作出这种推断(指种族灭绝乌克兰人)的过程,包含了推测、假说和暗示”[4]。无论是出于尊重历史事实,还是有法律根据,要为斯大林“定罪”,眼下看,还是缺乏足够的证据的。

三、当代发展趋势

作为一个过去半个多世纪的事件,苏联19321933年饥荒在时段上应以历史事件进入学术研究的视野,事实上,在当今,至少在乌克兰学者或政治家那里这不是历史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20011121日,乌克兰最高拉达通过决议,决定定期纪念19321933年饥荒死难者。2003年是饥荒发生70周年,514日,乌克兰最高拉达为纪念19321933年饥荒死难者举行了专门会议,向乌克兰人民宣告:“……19321933年大饥荒是斯大林体制有意识地组织的,应当把它作为在世界历史上数量最大的种族灭绝事实,在乌克兰和国际社会公开指控。”[12] 20039月,乌克兰总统库奇马在联合国大会上发出呼吁,要求国际社会肯定乌克兰发起的设立大饥荒死难者纪念日活动,并以联合国名义开展纪念活动。20031122日,在基辅的米哈伊洛夫广场举行了纪念大饥荒死难者70周年活动,包括罗马教皇在内的一些西方“名人”前来参加。从那以后,乌克兰和西方就19321933年饥荒问题举行多次研讨会,主要围绕“斯大林为什么要消灭乌克兰人”、“乌克兰大饥荒=种族灭绝”这一类问题进行研讨。

2003年起,每年11月的第四个星期日,在乌克兰都开展19321933年乌克兰大饥荒死难者的纪念活动。乌克兰前总统库奇马和现总统尤先科一边在国内参加各种纪念活动,一边向联合国、国际社会呼吁,承认19321933年饥荒是对乌克兰人民的种族灭绝,“大饥荒”成了乌克兰政治和社会生活的主题。2008年是乌克兰国家杜马确定的对大饥荒死难者的纪念年,从年初乌克兰政界就开始了各种宣传活动,总统夫人也参加进来(17)。乌克兰历史学家С•库里奇茨基提出,在2008年纪念大饥荒75周年之际,应该向乌克兰和国际社会宣告,19321933年饥荒不是不明原因或多种原因促成的偶然现象,而是苏联极权主义政权采取的饥荒恐怖,是种族灭绝手段的结果[9]。乌克兰社会上层希望对19321933年饥荒的研究能够在国际社会上产生更大的反响。眼下,在乌克兰,“大饥荒”、“种族灭绝”、“饥荒恐怖”成了流行话题,1123日,即饥荒发生75周年纪念日将近,各种纪念活动也进行得如火如荼。

综观苏联19321933年饥荒问题的提出与发展,从最初乌克兰流亡者在西方国家建立的研究乌克兰饥荒问题的组织,到苏联解体前夕在乌克兰建立的具有民族主义色彩的组织,及至今天乌克兰国内支持“种族灭绝说”的政党(18),说明这个问题绝不仅仅是历史学家的事。历史问题政治化,是当今20世纪30年代苏联饥荒研究的一个重要特点。

另外,苏联饥荒问题是由在西方国家的乌克兰流亡者最早提出的,这个开端决定了西方国家对这个问题的介入。在当代,乌克兰两任总统都以“让国际社会承认大饥荒是种族灭绝”作为自己的主要工作目标,乌克兰前总统库奇马曾宣布:“我们有义务……将有关在世界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大饥荒的残酷真相告诉国际社会,以使自由民主社会对那场灾难,对那些拟订计划并亲自组织制造灾难的人的卑劣图谋以及丑恶行径作出评价。”现总统尤先科则把自己这一代政治家的主要任务定为“保持历史记忆,作出所有努力,以使全世界承认19321933年大饥荒是种族灭绝事件”(19)。由此不难看出,在乌克兰方面,是希望事情越大越好。在俄罗斯方面,无论是学界还是政界对西方国家介入苏联饥荒问题,把饥荒问题拿到联合国大会上讨论等做法都作出了不满意的表示,有学者著文质疑20世纪30年代在美国也曾有过饥荒,其规模不一定小于苏联的饥荒,美国无权在苏联饥荒问题上指手画脚(20)。俄罗斯领导人则强调饥荒是整个苏联的饥荒,而不只是乌克兰的,还有乌克兰议员对俄罗斯的“恶意”提出警告(21),等等。不难看出,苏联解体前,乌克兰饥荒问题还是乌克兰流亡者或者乌克兰民族主义者与苏联国家之间的事情,苏联解体后,就变成了乌克兰与原苏联政府以及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国家之间的问题,还有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的参与,加上乌克兰屡屡向联合国提交议案,这些都导致“国内问题国际化”。

最后,乌克兰多次要求联合国承认19321933年饥荒是对乌克兰人的种族灭绝,但又缺乏确凿的证据,俄罗斯反对在联合国大会上讨论这个问题,也需要澄清历史事实,于是,近一两年双方各自整理并公开了一些档案材料(22)。这些档案材料的公布或许有政治方面的需要,但对于历史研究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好事,材料越公开,历史事实也就越清楚,正如一位乌克兰研究者说的那样,当今历史学家还需要做很多工作,只有还历史本来面目,政治家才能把这个问题放下[9]。因此,我们看到,今天,苏联19321933年饥荒问题的历史事实正在走向明朗化。

  注释:

      ① 詹姆斯•美斯、罗伯特•康克韦斯特的著作主要有Мейс Дж.Комунiзм дiлемнацiонального визволення: нацiональний комунiзм в Радянсько  Укра нi19181933.Гарвард Кембридж(Массачусетс).1983; Conquest R.The harvest of sorrow.Soviet collectivization and the terrorfamine.Edmonton.1986.加尔瓦尔德•美斯(Гарвард Мейс 19532004)是研究乌克兰史的专家,他认为19321933年饥荒是苏联政府为消灭那些抵制集体化的农民而有意制造的。参见Андрей Марчуков.Голод 19321933 гг.или“геноцид украинцев”?载于http://addpost.ru/2006/11/30/andrej-marchukov-golod-1932-1933-gg-ili-genocid.html.

      ② 如Орлов А С.Георгиев В А.Георгиева Н Г.Сивохина Т А.История России:учебник.Москва,ТК Велби.2007.cc.364370;Под редакцией Журавлева В В.История России.советское общество.19171991.Москва.ТЕРРА,1997cc215223;Под редакцией Сахарова А Н.История Отечества Х Х век.Москва.просвещение,2002.cc.159165.

      ③ 见Александр Шубин.МиФов советской страны.Москва:《ЯУЗА》《ЭКСМО》.2007.c.199.马尔丘可夫在文章中肯定19321933年在苏联出现过饥荒,不过,他所指的是在苏联各地发生的饥荒,而否定曾有过专门针对乌克兰人,以“种族灭绝”为目的的“大饥荒”。原文见Андрей Марчуков.А был ли“голодомор”?载于12.10.2006.Русская линия。彼霍洛维奇的文章为Пихорович В Д.О причинах и последствиях голода 193233 гг.на Украине.载于http://marx-journal.communist.ru/no24/Pihorovich.html.等等。

      ④ 主要有Зима В Ф.Голод 19321933 годов в письмах трудящихся России.载于Отечественная история,но.2, года 2006;Елена Лория.“Люди у нас такие голодные, что даже едят дохлую конину”——“Известия” публикуют документы из архивов ФСВ о жертвах голодомора 1930-х годов в СССР.载于Известия,24 ноября 2006;СБУ открывает архивы о причастных к Голодомору и репрессиям в Украине.载于“День”,24 июля 2008.等等。

      ⑤ 西方学界早就已经认定19321933年在苏联发生过大规模饥荒。近些年来,中国学者在论著中也提到这一情况,如周尚文、叶书宗、王斯德著:《苏联兴亡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359362页;谭继军:《试析苏联特殊移民的饥饿现象》,载于《俄罗斯研究》,2004年,第1期。

      ⑥ 在俄语中用“сильный голод”或“Великий голод”来表述。

      ⑦ “голод”、“голодомор”两个词的含义区分可参见Марчуков А.А был ли“голодомор”?Или непопулярные мысли об одном политическом брэнде//Россия XXI.2004. 6.C.124143;Юрий Соломатин. ООН о Голодоморе 19321933 гг.на Украине.И не только.载于Правда,15 декабря 2003

      ⑧ 关于“геноцид”即“种族灭绝”的含义,乌克兰研究者库里奇茨基在他的一篇文章《……有关19321933年在乌克兰的饥荒》中,从学术和政治的角度加以界定,他引用联合国大会在1946年和1948年的两个决议,指出“种族灭绝”就是“全部或部分消灭别的民族的行为”,是犯罪。参见Станислав Кульчицкий.О голоде в Украине 19321933 годов.载于“День”,20 октября 2005

      ⑨ 在乌克兰,主要包括基辅、哈尔科夫、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敖德萨,顿涅茨克等州;在俄罗斯的饥荒地区,有沃罗涅日、库尔斯克、斯维尔德洛夫斯克、车里雅宾斯克、鄂毕斯克—额尔齐斯克州、亚速—黑海和北方边区、伏尔加河流域等。

      ⑩ 这是中国学者谭继军引用俄罗斯研究者阿法纳西耶夫所总结的数字。参见谭继军:《试析苏联特殊移民的饥饿现象》,载于《俄罗斯研究》,2004年,第1期。

      (11) 俄罗斯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亚历山大•舒宾本人认为应在200万~300万之间,他还举出其他学者估算的数字。见Александр Шубин.《10 мифов советской страны》,Москва:“ЯУЗА”“ЭКСМО”,2007.c.201.

      (12) 这份统计材料的数字比较具体,认为饥荒中全国死亡总数是400万~700万,其中乌克兰人300万,俄罗斯人占13,哈萨克人200万。见Елена Лория.“Люди у нас такие голодные,что даже едят дохлую конину”——“Известия”публикуют документы из архивов ФСБ о жертвах голодомора 1930-х годов в СССР.载于Известия,24 ноября 2006.

      (13) 上世纪80年代末,根据乌克兰流亡者的倡议,创建了由詹科帕•森德别尔格教授领导的调查19321933年饥荒的国际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在198911月公布调查结果,作出上述判断。情况见Станислав Кульчицкий.…о голоде в Украине 19321933 годов.载于“День”,20 октября 2005.

      (14) 参见Бабурин.Голод в Украине 19321933гг.Кто виноват?http://www.komunist.com.ua/article/18/635.htm;Пихорович В Д.О причинах и последствиях голода 193233 гг.на Украине.http://marxjournal.communist.ru/no24/Pihorovich.html;Ткаченко Г С.Миф о голодоморе—изобретение манипуляторов сознанием.http://www.km.ru/magazin/view.asp?id=4540BABB20FE466ABA5B71470340C062 25.декабръ.2006.

      (15) 例如,美国学者福山在《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中,把“希特勒的德意志”和“斯大林的俄罗斯专制主义的种族灭绝行为”作为同一类历史现象,并声称“斯大林主义或纳粹是社会发展引发的疾病”。参见[美]弗朗西斯•福山著,黄胜强等译:《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第6146页。

      (16) 如,特卡钦科在文章中指出,苏联政府在饥荒发生后,采取了种种措施来减少饥荒的危害,拯救民众。参见Ткаченко Г С.Миф о голодоморе изобретение манипуляторов сознанием.载于Http://www.km.ru/magazin/view.asp?id=4540BABB20FE466ABA5B71470340C062.25.декабръ.2006.

      (17) 乌克兰第一夫人叶卡捷琳娜•尤先科和其他官员参加了第二届全乌克兰以纪念大饥荒为主题的宣传画竞赛活动优胜者的表彰仪式,并亲自为竞赛活动优胜者颁奖。具体情况见http://news.liga.net/photonews/NF080237.html.13.03.2008 10:48.

      (18) 20世纪4070年代,在美国和加拿大有乌克兰侨民组织,1984年美国国会设立专门委员会,研究“19321933年在乌克兰发生的、由苏联政府策划的饥荒的原因”,由加尔瓦尔德•美斯研究院的工作人员来领导这个委员会的具体工作,被称为加尔瓦尔德•美斯委员会。1990年前后,在乌克兰很多地方开展了纪念饥荒死难者活动,还发起“全乌克兰纪念19321933年饥荒和斯大林大清洗死难者周”活动,这些活动的发起人建立了具有民族倾向的组织,如人民鲁赫、以Т.舍甫琴科命名的乌克兰语言协会,乌克兰独立教会等。当今在乌克兰最高拉达中支持“大饥荒”、“种族灭绝”说法的政治派别主要有“我们的乌克兰”、“劳动者的乌克兰”,等等。

      (19) 库奇马是在20031122日纪念“大饥荒”死难者大会上发表这个讲话的,见Информационное агентство (ИА)REGNUM.http://www.regnum.ru/news/711020.htm.

      (20) 如Борис Борисов:гододомор по-американски.载于http://novchronic.ru/1322.htm.13.05.2008.作者指出,在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也曾发生过饥荒,因饥荒减少了约550万居民。在民众忍饥挨饿的情况下,美国政府下令将大量农产品销毁或倾倒到海里,这种行为是不是故意消灭居民?罗斯福政府的“伟大社会”,工人每月只有5美元工资,如此低的报酬,与苏联的“古拉格”有什么区别?美国历史上也有过大量农场主失去土地甚至失去家园无家可归的时刻,他们被“剥夺”的程度并不亚于苏联时期的富农。还有,美国早期对土著人的消灭,以及在30年代饥荒期间某个州土著居民出生率的下降,算不算种族灭绝土著人?

      (21) 20087月里加新闻网报道,俄罗斯联邦总统梅德韦杰夫认为,乌克兰对俄罗斯提出指控,似乎造成上个世纪30年代苏联饥荒死难者是俄罗斯的过错,这种指控是不道德的也是投机的,因为那场饥荒是“我们共同的灾难”。见Медведев считает безнравственными обвинения России в Голодоморе.载于http://news.liga.net/news/no838217.html.17:32 15.07.2008.

      (22) 俄罗斯安全部公布的档案材料情况可见Елена Лория.“Люди у нас такие голодные,что даже едят дохлую конину”——“Известия”публикуют документы из архивов ФСБ о жертвах голодомора 1930-х годов в СССР.载于Известия.24 ноября 2006.乌克兰安全部的网站地址为http://www.sbu.gov.ua/sbu/control/uk/publish/article?art-id=53076

原文参考文献:

[1] Зима В Ф.Голод 19321933 Годов в Письмах Трудящихся России[J].Отечественная история,2006,(2).

[2] Орлов А С,Георгиев В А,Георгиева Н Г,Сивохина Т А. История России[M].Москва:ТК Велби,2007:369;Виктор Кондрашин.Голод 19321933 Годов в Деревнях Поволжья[J].Вопросы Истории,1991,(6).

[3] Елена Лория.“Люди у нас такие голодные,что даже едят дохлую конину”——“Известия”публикуют документы из архивов ФСБ о жертвах голодомора 1930-х годов в СССР[N].Известия,20061124.

[4] Андрей Марчуков.Голод 19321933 гг.или“Геноцид Украинцев”?[EB/OL].http://addpost.ru/2006/11/30/andrejmarchukovgolod19321933ggiligenocid.html.

[5] 伦纳德•夏皮罗.一个英国学者笔下的苏共党史[M].徐葵,邹用九,裘因,译.北京:东方出版社,1989:414.

[6] Орлов А С,Георгиев В А,Георгиева Н Г,Сивохина Т А. История России[M].Москва:ТК Велби,2007:369;Сахаров А Н.История Отечества Х Х Век[M].Москва:Просвещение,2002:162.

[7] Александр Шубин.10 Мифов Советской Страны[M].Москва:“ЯУЗА”“ЭКСМО”,2007.

[8] Андрей Марчуков.А был ли“Голодомор”?[EB/OL].http://www.materik.ru/print.php? section=analitics&bulsectionid=15832.

[9] Станислав кульчицкий.о Голоде в Украине 19321933Годов[N].День,20051020.

[10] Виктор Кондрашин.Голод 19321933 Годов в Деревнях Поволжья[J].Вопросы Истории,1991,(6);Зима В Ф.Голод 19321933 Годов в Письмах Трудящихся России[J].Отечественная История,2006,(2).

[11] СБУ Открывает Архивы о Причастнык к Голодомору и Репрессиям в украине[N].День,20080727.

[12] Юрий Соломатин.ООН о Голодоморе 19321933 гг.на Украине.И не только[EB/OL].http://www.pravda.ru/world/2003/5/73/207/15331__golod.html.

发表评论 共条 14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从避疫到防疫:晚清因应疫病观…
被遗忘的1931年中国水灾
《环境史视野下的灾害史研究—…
民国黄河水灾救济奖券述探
雪灾防御与蒙古社会的变迁(19…
晚清直隶灾荒及减灾措施的探讨
清朝道光“癸未大水”的财政损…
2006年中国灾荒史研究论著目录
  最新信息
义和团运动时期江南绅商对战争…
另类的医疗史书写——评杨念群…
天变与党争:天启六年王恭厂大…
古罗马帝国中后期的瘟疫与基督…
清代江南疫病救疗事业探析——…
从神话传说看古代日本人的灾害…
“苏联1932—1933年饥荒”问题…
粮食危机、获取权与1959-1961…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朱 浒 顾问:李文海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