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 学术综览 >> 海外研究 >> 详细内容
朝鲜人笔下的畅春园——《燕行录全集》中的相关载录
来源:清史所 作者:董建中 点击数:448 更新时间:2018-3-16

明清两朝,朝鲜作为属国,每年要派使臣来华,这些使臣及随团人员在完成政治任务之余,还留下了大量的见闻文字,今人将此统称 为“燕行录”。对于研究明清史的学者来说,这些外来者的见闻,成为 了观察明清时代很好的资料。作为“他者”,他们的记载与感受提供了 一种不同视角,是对中国史料的一种印证与补充。本文以《燕行录全集》为史料,看看朝鲜人是如何记述畅春园的。

1初识畅春园

康熙帝于二十六年(1687年)二月二十二日正式移驻畅春园,[1]这可以看作是畅春园正式建成并启用的时间,当然其建造则要更早。 从《燕行录全集》看,朝鲜人对于畅春园的记载要晚一些,较早的一年。例所记是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正月:

(初三日)皇帝出往海子,还迟速姑未预料云。盖于海子 作畅春苑行宫。至设十三省后宫珍玩之属,无不备具,往来 无常日,以娱乐为事云。!

(初六日)皇太子亦于昨日往海子,皇后及诸妃嫔亦随往 云。盖海子名以畅春园,作一游赏之所云。"

(初十日)皇帝因坡临公主病重,自海子急还。坡临公主 即顺治之妹……

(十一日)坡临公主昨日丧出。午后皇帝返往海子云,

亦无成服之节云。[2]

有三点值得注意:第一,与实录、起居注比对看,记载的事情基本相同,时间上则有参差,且有的信息不见于实录、起居注。

第二,记载不准确。这里只书“海子”,未明所指,若是指“南海 子”[3]话,是将畅春园视作是海子中的行宫,那对畅春园定位实在是 “南辕北辙”了,此错误令人惊讶。

第三,这些人并未到过畅春园,认为畅春园乃聚珍宝、行游玩之所在,这样的记述是包含着作者的感情在。朝鲜因军事战败而臣服于 清朝,清初时朝鲜人内心并未顺服,甚至看不起清人,书写时常称以 “胡人”。畅春园也成为了这种情感的发泄对象。

总的看来,《燕行录全集》康熙前中期朝鲜人对于畅春园的记载是很少的。

2走进畅春园

朝鲜人对畅春园的记载与认识,很快发生了变化。金昌业(1658 — 1721年)出身朝鲜名门望族,他的家人中许多都曾出使过清朝。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金昌业的长兄金昌集身为冬至兼谢恩正使前往燕京,金昌业作为“子弟军官”随行。他的《老稼斋燕行日记》记下了亲见亲闻的畅春园。

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正月,朝鲜人有机会走进畅春园,主要包括了三件事。

(一)为皇七子看病

金昌业着实关注康熙帝的动向,他记述,为庆贺新年,皇帝及皇太后自畅春园回到紫禁城,正月初二日,他们就返回了畅春园。初四日,有清朝通官前来传信:“皇帝第七子在畅春苑有病欲见御医,再明间当邀去通官辈,预来传之云。”[4]第三天即初六日,朝鲜人金德三前往畅春园,日落时回来,诉说了情况,下面是对畅春园以及皇七子病情与诊治的描述:

环筑高墙,入一门,门内引水为池,池中泛二舟。再渡木桥,桥皆朱其栏。池边有宫室而不甚奢。到皇子卧处,共通官拜炕下,则与席而坐。行茶后问病。其人年可三十余,

得病五年,瘦甚,无血色,色白如雪,证则痰流注,膝疼头亦痛云。刺头部数处,药则待更观议定为言。遂辞出,坐于大门外铺子,自来出盛撰饷之。"[5]

这次朝鲜人因为皇子看病得以进入畅春园,应该是朝鲜人第一次进入这一皇家宫苑。

(二)畅春校射

不久,朝鲜人就有了受康熙帝之命前往畅春园的机会。正月二十五日,康熙帝传令“欲见朝鲜之射。”当天康熙帝派来的侍卫(满文音“虾”)在驿馆当场令朝鲜军官“弯弓”,最后挑选了三人:金中和、柳凤山、卢恰。

金昌业也“欲观畅春苑”,就请求同为前往,他们的译员第一反应 是“闲人不许往”。[6]金昌业求他问清朝通官,未想到很幸运得到了许可。

金昌业“即穿戎服而出”,与挑选出的军官及其他人等一道即刻前往畅春园。他们从馆驿出发,出德胜门,在路上“望西山甚通,而适风埃未能快睹”。“凡行十余里,出大路。路皆铺石,是通西直门者也。 又四五里抵畅春苑。”[7]

(三)畅春索书与赐书

二月初三日傍晚,忽然有清朝通官传旨,康熙帝有事要见朝鲜通 官。朝鲜的首译、上通事、堂上译官等一行人马上同往畅春园。等到金昌业灭烛就睡时,这些人才从畅春园回来,告诉了他情况:

礼部左侍郎二格坐畅春苑门外,招渠辈问曰:“你国有何书籍?”即书“四书四经”而对之。又问曰:“此外更无他书?”又书“唐诗、古文真宝”而对之。又问曰:“使臣必有持来书籍,皇帝要见,明曰拿来。三使臣当待门进畅春苑云。”[8]

朝鲜人紧急商量对策,二更许,突又传下皇旨,“伊等俱好读书, 或有持来的文章,不拘何样书籍,俱拿来朕览。晓喻伊等无得隐匿, 尽皆拿来一览,并无妨碍。”面对皇帝的旨意,他们决定要呈上书籍, 包括禁书、兵书,以及平时所看之书,并连夜摘抄了行程日记。

金昌业等在此地也见到了包括皇子等其他许多人。不久传下康熙帝谕旨,“尔国书册少,清朝多新书,今赐四部,毋坏伤。归致国王, 东国诗赋杂文,朕欲览,可付来使。”[9]

这四套书包括《渊鉴类函》(二十套),《全唐诗》(二十套),《佩文韵府》(十二套)《古文渊鉴》(四套)共三百七十卷。书名都是皇帝御笔。

3畅春园的“回响”

在金昌业之后,朝鲜人似乎再也没有进入畅春园。而且随着康熙朝的结束,畅春园的地位也发生了改变,圆明园的地位日益超胜。此后《燕行录全集》中仍有对畅春园的记载,表现出了以下特点。

第一,对于畅春园评价的转向。

在康熙末年与雍正时期,还是有些朝鲜人坚持关于畅春园的“旧闻”。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来华的李宜记述:“北京太液池、畅春苑、正阳门外市街,最称壮丽可赏。”[10]

以上的记载,方位道里,以及 “壮丽可赏”“极其奇壮”的描述并不正确。

更有“趣味”的是,如同康熙时期的朝鲜人将畅春园混同于南海子一样,雍正年间来华的朝鲜人也有将圆明园与畅春园混淆的:“圆明苑,又称畅春苑,在燕京三十五里西山之下……”[11]

但后来的朝鲜人对于畅春园的记载多承袭了金昌业的认识,[12] —致给予高度评价。

第二,畅春园的记述多是转抄前人,有时会添加自己的内容,极偶尔也出现轶闻。

第三,畅春园的记述利用了清朝的一些出版物,有时也加上自己的记述;对于已有文献不是照抄,而是进行简化与必要的改写。

综合以上内容可知,朝鲜人对于畅春园的记述是他们对于清朝认识的一种表达,这本身就是一个饶有兴趣、值得关注的问题。同时这些记述,特别是金昌业的亲见亲闻,更是关于畅春园的第一手材料,其中许多细节都不见于清朝的史料,具有独特的价值。总之,汇集外国人的相关记述,丰富畅春园的史料来源,将有益于推动畅春园的研究。


参考文献:

[1]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整理:《康熙起居注》,第1599页,中华书局,1984年。

[2]《燕行录全集》,第28册,537页。

[3]朝鲜人有持此种观点者,“所谓海子,即京城南放牧禽兽种植果木之所。其水汪洋,望之如海, 有离宫云。”见《燕行录全集》,第35册,第393页。

[4]《燕行录全集》,第33册,第37 — 38页。

[5]《燕行录全集》,第33册,第40页。

[6]《燕行录全集》,第33册,第116页。

[7]《燕行录全集》,第33册,第118-119页。

[8]《燕行录全集》,第33册,第177页。

[9]《燕行录全集》,第33册,第200页。

[10]《燕行录全集》,第35册,第478页。

[11]《燕行录全集》,第38册,第431页。

[12] 这只是从文字及评价承袭上的一种推测。金昌业的记述如何传播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节选自《朝鲜人笔下的畅春园——<燕行录全集>中的相关记载》,选自阚红柳主编《畅春园研究》,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位死在圆明园的皇后——孝全…
圆明园的核心历史文化价值
圆明园到底建了多少年?
郭黛姮
何瑜教授应邀参加台湾中央大学…
颐和园“云辉玉宇”牌楼
颐和园十七孔桥
英法被俘者圆明园受虐致死考谬
  最新信息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通讯》微信…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通讯》微信…
三山五园与清代太后的奉养
从圆明园景观称谓看雍乾二帝的…
光绪之死
《红楼梦》中的“俄罗斯风”
全面认识三山五园的历史地位
清史知微 曹雪芹探“番子营”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阚红柳 顾问:黄兴涛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