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者风采 文献与图书 田野调查 秘密会社 民间教派 理论方法 研究刊物 书评 专业索引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 田野调查 >> 详细内容
从女英雄到女神: 土族民间宗教与性别角色的研究
来源:《从女英雄到女神:土族民间宗教与性别角色的研究》 作者:邢海燕 点击数:193 更新时间:2019-9-5
 伴随着国际上女性主义运动的兴起,女性的生存和发展现状受到了世界各地的关注。随之,性别角色和社会性别的建构理论也逐渐流行。而近年来随着我国民族地区的发展和变迁,促进了当地女性地位的提高和主体意识的增强,关于少数民族女性的相关研究也不断涌现。土族做为“一带一路”战略经济走廊中的人口较少民族之一,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独特的性别 角色体系:在现实生活与宗教世界中女性角色互相矛盾对立,民间宗教实践活动在不同的性别中 也有着明显的差异。本文基于笔者在土族地区多 年的田野调査经历,从社会性别建构的理论视角,对土族地区民间宗教与女性角色的互动做一探讨。
一、民间宗教与社会性别研究的文献回顾
(-)社会建构视角下的性别角色研究
早在20世纪30年代,美国女性人类学家 Margaret Mead (1935)就开始了关于性别特征的研 究。她指出不同性别所表现出的气质差异并不是生 理特征决定的,而是由社会文化决定的。USimone de Beauvoir (1949)也认为“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 后天被造就的”。図这种文化决定论,后来构成了女 性研究最基本的理论。受此影响,区别于生物性别 的“社会性别”概念逐渐流行起来。向社会性别主要 是指人们对两性在社会性别关系中实际位置的主 观印象、价值评价、性别角色期待以及公众对性别 平等的理解和认可。141
之后,社会性别理论被女性研究者所关注并得 到迅速传播。西方学者Ian Hacking (1999)曾指出, “社会性别是一系列社会建构的关系,我们中的每 一分子均被纳入这种建构,闵而Karla Henderson (1994)强调社会性别产生及并再现于人们的行动 中。㈣因此,性别建构论认为:社会性别观念的形成 和变化是一个缓慢、渐进的建构一解构一再建构的 过程,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文化环境必然产生 不同的社会性别观念的建构。
20世纪中后期,西方“Gender”(性别)的概念 被引入中国,我国学者也开始关注“性别角色”的重 新定义。有人认为“性别角色即是指在某一社会文 化传统中,众所公认男性或女性应有的行为。因此 性别角色乃是经由行为组型来界定,而行为组型包 括内在的态度、观念、以及外向的言行服装等”。同 后来又有学者提出性别角色是指属于特定性别的 个体在一定的社会和团体中占有的适当位置,及其 被社会和团体规定了的行为模式,是由于性别不同 而产生的符合一定社会期望的品质特征,包括了男 女两性所持有的不同态度、人格特质和社会行为模 式。191
因此,目前一般意义上的性别角色是指“基于 生理性的差异,在漫长的社会历史进程中,而逐步 形成的一系列行为态度、动机、礼仪规范”。网M同 时,也是在社会文化规范的影响下,基于社会期待, 而赋予某一性别的一套稳定的行为模式,其中包括 价值取向以及行为准则等。
(二)关于中国少数民族女性的研究
20世纪80年代以后,西方学者对中国的妇女研 究也逐渐转向性别研究。他们借助于基金会的支持, 在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展开了实地调査,但主要集中 在云南地区明,缺少对西北地区少数民族的关注。
国内早期对女性的研究主要侧重宏观层面的 女性史研究啊。伴随着社会转型和社会变迁,传统的 性别文化受到冲击,部分学者也逐渐转向对    中国妇女微观的具体研究。之后,有学者提出中国女性社 会学的理论框架应力图形成自己的女性化的加本 土化的话语与体系网。2015年以后,社会性别开始与媒介、性别教育、区域妇女研究等联系起来。
在关于中国女性的研究中,婚姻家庭研究占 了很大一部分。比如摩梭社区的婚姻变迁的;凉山 彝族妇女传统的婚育观、家庭观的变化讹1;新疆、 恩施州少数民族婚姻家庭中存在的家庭暴力、重 婚㈣;贵州黔东南西江千户苗寨妇女家庭生活的 变迁等㈣。此外,由于民族地区旅游业和手工业产 品的兴起,少数民族女性逐渐成为了旅游业的参 与主体,有文章关注到了旅游经济与妇女社会地 位变迁的关系㈤。在上述研究的基础上,有学者 也提出了 “两性在社会上的分工及其角色定位并 不由其生物特性所决定,而主要由社会和文化所 构建”网的观点。
(三)中国民间宗教中的女神和女性宗教实践的研究
20世纪80年代,西方学者开始了对中国民间 信仰中女神的研究。比如Steven Sagren (1983)讨论 了女神信仰和女性的社会性别特质,他指出中国社 会的性别结构中,女神信仰不同与男神信仰的特 质,是中国宗教文化的重要表现1David Palmer和 Julia Huang (2011)从符号构建和社会习俗分析了 中国宗教传统中的性别层面,主要强调了宗教观念习俗影响了男女在公共生活的角色,以及女性在当 代中国宗教复兴中的重要作用网。而真正把女神崇 拜和性别研究紧密结合的是Megan Bryson (2016), r 她研究了西南大理地区的女神信仰,认为在大理多 A 种力量的碰撞,影响了女神的不同形象㈣。James £ Waston (1985)则主要探讨了民间信仰中国家对女时 神的标准化控制模式。岡此外,国内学者翁乃群对川 玄 滇纳日人的创世纪神话、祭祀女神、房屋结构、丧葬 中的送魂路线、方位和生肖年龄的计算等的象征表达的诠释与分析,探索纳日人的社会性别中“女源男 流”的结构体系。
与此同时,少数民族女性在宗教活动中的实 践,也是学者们所关注的重要领域。在我国农村,女 性是民间宗教信仰的参与主体,而且大部分民间宗 教活动主要以老年女性为主。受经济及社会分工的 影响,青年女性承担的日常农事生产和家务活动繁 重,无暇参与宗教活动。而祖母级老年女性的任务 多为照料晚辈,但由于现在农村幼儿园等社会保障 措施的兴起,很多老年女性不再需要承担照料和教 育孙辈的责任,因此“宗教参与成为她们闲暇时消遣和娱乐的一种重要方式”。
土族做为西北地区的人口较少民族之一,其民间宗教构建了地方文化与族群身份的认同,也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近年来,关于土族民间宗教信仰的研究中,学者们通过个案 的研究,关注了土族民间信仰中主要神祗和相关仪式;㈣30例民间宗教职业者网,民间宗教实践者岡,以及民间宗教的民俗功能等的,也有部分文章讨论了社会结构中土族女性的角色師闵,为本文的研究提 供了丰富的背景资料。然而,关于民间宗教和性别 角色的研究文章还不多见,因此,本文将基于第一 手的田野调査资料,并结合社会性别建构理论,来分析土族人现实生活和宗教生活中二元对立的性别体系。
二、土族传统社区中的二元性别体系:
口头传统与人生礼仪
按照性别建构的理论,性别角色包括两个层 面:一是角色期待,即社会对女性品德、行为、价值、 审美品位的规范和期待;二是角色表现,指女性在 实际生活中所呈现出来的态度和行为。伽
土族历史上经历了从游牧到农耕的历史变迁, 女性的地位在不同时空中也呈现出不同的表现形 式。一方面,土族妇女在日常生活中的社会地位相 对较低,在家庭事务中的发言权和决策权比男性要 少。而且在一个家族的女性中,母亲通常享有最高 的地位,未婚的女儿其次,儿媳妇的地位是被认为 最低的。所以在土族社区,对年轻已婚女性的角色 定位是温顺的,善解人意的,听话的等等。然而,另 一方面,在土族口头传统文化中,女性却有着非常 r 高的地位。与其他各地流传的民间故事中高大威猛 § 的男性英雄人物不同,土族民间故事塑造了一系列 J 勇敢的女性主人公形象,她们机智、勇敢还常常拥 有神秘的力量,能够解决男性所解决不了的困难, 次这种女英雄的形象与现实生活中女性应该是柔弱 的定位完全不同。
与此同时,在现实的宗教生活中,与男性相比, 土族女性也多是从属的角色,甚至有些宗教场合对 女性有着系列的禁忌,不允许她们参加宗教的仪式 等。但在信仰空间的神灵世界中,女性却享有和男 性平等的,甚至更高的地位。比如土族地区供奉的 女神和男神地位完全平等,甚至有些村落认为他们 信仰的女神的神力要大于当地的男性神灵。
(-)土族口头传统中的性别角色
在土族民间神话和故事中,关于女性的故事占 很大的比例,而其中女英雄的系列故事又是最为重 要的部分。
在许多土族民间故事中,都有一个相似的情 节:即恶魔来祸害村民的时候,先是男青年去除害, 但结果都会失败,最后是勇敢的女性利用自己的智 慧巧胜和惩处恶魔,拯救了村民。还有一类女性主 人公,在生活中会遭遇到许多的困难,但最后总会 得到神秘力量的帮助而逃脱困境。此外,老年女性 的形象在土族口头传统作品中也很突出。众所周 知,老年女性一般不再具有生育能力,但在土族口 头传说中的老年女性往往会通过一种神奇的方式 获得子嗣,比如从手指尖生出黑马张三哥等囲。这些 文本中塑造的系列女性形象,表面上看似柔弱,但 她们不但能利用自己的智慧与邪恶力量做斗争,而 且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总会有神奇的他物或力量护 佑她们脱离困境,这就预示了这类女性的不凡身 份。在大量的土族口头传统中,土族女性的形像既 高大光辉又聪明机智,同时还有许多神性的神秘色 彩,相比而言,男性则黯然失色。应该说,这种角色的定位应该来源于对女性具有生育力等不可替代 的神圣能力的信仰,并且长期地影响着人们的心 理,是一种特殊的女性崇拜文化在土族口头传统中 的表现。
(二)土族人生礼仪中的女性角色
土族在历史上以游牧为主,因此男女在劳动力 上的差别不是很明显,而且出于对生殖力的崇拜,从古老的土族口头传统文化中可以看出,女性的社 会地位甚至比男性要高。但随着土族生产生活方式 由游牧向农耕的转化,这种劳动力上的差异就明显 地起来。而且在与其他民族的交流和融合中,对多 元文化的接受,尤其是对儒家文化的接受,使得现 实生活中的土族妇女地位发生了很大变化,逐渐地在家庭中成为从属的角色。
然而,在出生到死亡的几个重大人生仪式中,女性却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例如,对个体生命而言的第一个重要的出生礼,就主要由女性来参与 完成。在土族地区,婴儿满月后的出生礼俗称为“看 月子”。届时,新生儿的家人会邀请亲戚朋友前来参 加“看月子”仪式,但亲属们大多会只派女眷来参加 这个仪式。在他们眼里,这个仪式是女人们的重要 时刻,做为一个男人去“看月子”是不合适的。笔者 在田野访谈中了解到,当地人认为出入产房是一种 不吉利的象征,而“月娃子”①可能具备某种伤害能 力。而且,他们认为生孩子是女人的事,女性亲属和 产妇之间更容易进行交流,告诉产妇应该注意的保 养事项,传授他们的育儿经验等等。而在这方面,男 性是拙于表达的。有学者发现在相当多的社会里,女性多被框定 在家庭范畴里,认为她们是传宗接代的工具,也就 是说女人只有自然的属性而没有文化的属性㈣。而 土族人在现实生活中对女性的角色定位,也将生育 视作女性的重要功能之一,因此与生育相关的出生 礼自然就被归于女性的主场。
此外,在婚礼和葬礼中,女性的角色也非常突 出。土族地区流行“哭嫁”和“哭丧”,在这两个重要 的仪式中,担任“哭”的主角全部是女性。一个成功 的土族婚礼,必须要有震天动地的哭声。在婚礼 中,新娘要哭诉自己即将离开家人的不舍和对未 来生活的恐惧,哭声越大,表示她越懂事。而母亲 则要哭诉自己养育女儿的不易和舍不得的骨肉亲 情,表达自己对这个家庭的付出。家里的其他女巻 也会在现场陪哭,在场的女性们都通过“哭唱”这 样一种形式,强调了自己的角色㈣。同样地,在葬 礼中哭丧的主角仍然是女性,亡人家里的女性家眷,力,但在土族口 头传说中的老年女性往往会通过一种神奇的方式 获得子嗣,比如从手指尖生出黑马张三哥等囲。这些 文本中塑造的系列女性形象,表面上看似柔弱,但 她们不但能利用自己的智慧与邪恶力量做斗争,而且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总会有神奇的他物或力量护佑她们脱离困境,这就预示了这类女性的不凡身份。在大量的土族口头传统中,土族女性的形像既 高大光辉又聪明机智,同时还有许多神性的神秘色 彩,相比而言,男性则黯然失色。应该说,这种角色 的定位应该来源于对女性具有生育力等不可替代 的神圣能力的信仰,并且长期地影响着人们的心理,是一种特殊的女性崇拜文化在土族口头传统中的表现。
(二)土族人生礼仪中的女性角色
土族在历史上以游牧为主,因此男女在劳动力上的差别不是很明显,而且出于对生殖力的崇拜, 从古老的土族口头传统文化中可以看出,女性的社 会地位甚至比男性要高。但随着土族生产生活方式 由游牧向农耕的转化,这种劳动力上的差异就明显 地起来。而且在与其他民族的交流和融合中,对多元文化的接受,尤其是对儒家文化的接受,使得现 实生活中的土族妇女地位发生了很大变化,逐渐地在家庭中成为从属的角色。
然而,在出生到死亡的几个重大人生仪式中, 女性却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例如,对个体生命而言的第一个重要的出生礼,就主要由女性来参与完成。在土族地区,婴儿满月后的出生礼俗称为“看月子”。届时,新生儿的家人会邀请亲戚朋友前来参 加“看月子”仪式,但亲属们大多会只派女眷来参加 这个仪式。在他们眼里,这个仪式是女人们的重要 时刻,做为一个男人去“看月子”是不合适的。笔者 在田野访谈中了解到,当地人认为出入产房是一种 不吉利的象征,而“月娃子”①可能具备某种伤害能力。而且,他们认为生孩子是女人的事女性亲属和产妇之间更容易进行交流,告诉产妇应该注意的保 养事项,传授他们的育儿经验等等。而在这方面,男性是拙于表达的。有学者发现在相当多的社会里,女性多被框定 在家庭范畴里,认为她们是传宗接代的工具,也就 是说女人只有自然的属性而没有文化的属性㈣。而 土族人在现实生活中对女性的角色定位,也将生育甚至来奔丧的女性亲属,都会用悲悲戚戚的调 子和歌词,哭诉对亡人的思念。有意思的是,在葬 礼现场,儿媳妇和妻子在哭诉亡人的同时,也可以 表达自己对现实生活和家人的不满,她们可以通 过哭声来进行控诉,在场的男性对此是束手无策 的。这里的哭嫁和哭丧就像是为女性提供了一个表演的舞台,让平日里压抑的她们,在这样重要的 场合中有了这样特殊的“表演”机会,从而成为人 们关注的焦点。女性甚至通过“哭唱”的节奏,在某种程度上主宰了整个仪式的进程,而男性在整个仪式中只担任从属的陪衬角色,从而也彰显岀对 女性力量的一种遵从。
三、土族民间宗教中的性别体系
—神圣与世俗
(-)“娘娘”信仰—— 多功能的女神
土族居住的河湼地区,长期以来就是多民族相 互冲突、融合的地区,这种历史背景奠定了土族多 元的族源背景,从而也造成了土族宗教信仰多元的 基础。在历史上土族一直有着信仰藏传佛教、道教 和民间宗教三位一体的信仰结构。土族地区民间宗 教信仰的村庙里,供奉的地方神除了龙王系列,还 有被称为“娘娘”的女神。
据传土族地区的娘娘是来源于九天圣母(也称为九天玄女),原为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女神,后为道 教所信奉,成为扶危济贫的女仙,近代又成为送子、 护婴女神,在民间颇有影响。但在土族地区,本来 “主生”的九天圣母的功能不断变迁:除了送子之 外,还掌管生死、主管收成、驱疫救灾、保佑平安 ……到目前演变成了一位“全能”的女神。
以互助土族地区为列,这里供奉的娘娘,一般 都与三姐妹的传说有关,所以有的村庙供有三个女 神,有的村庙供奉其中的一位。但是不论供奉几个 娘娘,这些女神的职责都差不多,个个都是“全能” 的神。青海很多汉族地区信奉的娘娘多数与生育有 关(求子),但土族地区的娘娘除了负责生育,另外 还担负着治病、占卜、驱邪、防灾、保护庄稼和村落 平安等诸多的职责。
东家村是一个典型土族村落。东家村的娘娘庙是该地最大的村庙,也是附近几个村子的活动中心。在庙里供奉有道教九天圣母娘娘、龙王等神。当 地人把东家庙里的娘娘叫三孝娘娘。关于这个庙里 娘娘的身世,当地有这样一个传说:说这个地区一 共有三个娘娘,是三姊妹。大姐在五十乡土官村,二 姐在五十乡巴洪村,都是当地娘娘庙的主神。这个 庙里的娘娘是最小的妹妹。那两个娘娘因为结过婚 了,所以庙里塑好的娘娘像头戴凤冠,身披彩色丝绸 衣服,端坐在椅子上,属于“明轿”。东家村的这个娘 娘是三姐,转了九世都没结婚,别人硬要她结婚,她 就上吊死了。因为这个村供的三姐没出嫁,还是丫头 身子,所以不能将塑像展示于人,所以娘娘就被供在 在轿子里面,叫“暗轿”②(2014年田野笔记)。
在调査中了解到,土族人认为娘娘的神力很 大,所以被尊称为“佛爷”(翻译过来指最大的神),可见其宗教地位的重要性。娘娘最重要的神力就是 保护当地的生态,比如在干旱的时候能降雨,在雨 季的时候就能够抵挡过雨(强降雨),从而保护庄 稼。除了防灾,娘娘还有其他多种功能,比如治病和 惩戒。据说村里有人偷东西了,人们到娘娘跟前许 个愿,偷东西的人就会主动还回来。如果不还,她就 会施法于那个人,所以小偷害怕遭到报应。在访谈 中,很多村民表示,他们对娘娘的信仰都非常的虔 诚,因为有许多的例子证明如果不信的话就会受到 相应的惩罚。调査中,他们说“宁可得罪任何人,但 万万不可得罪神。一旦得罪了神,那可是赎不起这 个罪的” (2017年田野笔记)。
实际上,比如挡雨、治病以及占卜这种功能,在 A 当地的龙王信仰中也有,而且表现形式都是一样乌 的。所以有些村落中既供奉龙王,也供奉娘娘,这两羽 个神灵之间并没有地位的高低之分。但和汉族地区玄 的信仰不一样,这里的娘娘并不是唯一掌管生育的 神,人们如果想要求子,也可以到龙王庙。因此,从 神灵的功能上来看,在土族地区的娘娘信仰的女性 特征并不明显,从多功能的角度出发,当地人对不 同性别的神灵角色并没有进行分工和定位,不但没 有强调性别角色,而且恰恰把娘娘做为女性特征最 明显的生育功能被弱化了,所以求子也可以找龙 王。然而,当我们关注到关于娘娘庙的一些宗教禁 忌的时候,却发现了另外一个有趣的事实,就是土 族地区的娘娘在特殊仪式场合的女性人格化。
(二)“蟻娘”的禁忌:女性化人格
作为本土宗教的场所,和龙王庙一样,土族地区的娘娘庙也有着许多禁忌,比如不允许去过葬礼的人进入庙中等。但和龙王信仰不同,在某些特殊 的仪式场合,娘娘被人格化了,而且她非常具有普 通女性的特征,比如嫉妒。
在土族地区每年的梆梆会等节日中,娘娘要被 请岀庙宇安放在场院中接受跪拜,并观看村民为祭 神而表演的萨满舞蹈。笔者在调査中了解到,娘娘 出庙门的时候,锣声、海螺声一响,巷子里就不能有 人,尤其是所有的女性必须躲起来。等娘娘在场院 上安置稳当以后,女人们才能来看表演。所以“当有 人抬着娘娘的轿子在巷子里走,如果被女人碰见, 那个女人就得低着头退着回避,不然就会给自己招 来灾祸,这是村里所有的女子都知道的规矩。如果 是遇见的是外地的女子,不懂规矩迎着娘娘的面 走,娘娘就会转过来自己退下去"(2017年田野笔 记)。而且传说东家村里出不了漂亮姑娘,因为娘娘 不允许比人比她漂亮,如果谁家生了漂亮姑娘,要 么会生病,要么就会命不长。而远处的姑娘嫁到这 个村子后,也是不许离婚的,如果这个女孩要是离 了婚又嫁去别的地方,娘娘就不会放过她,让她不 会长久。访谈中一个村民说:“我们知道的这种事情 就多,我们庄子上的去年有个媳妇离婚去了玉树, 结果地震的时候去世了 ”(2017年田野笔记)。
从上述可见,这里的娘娘就好比一个普通的女 子,对比自己美丽的女人有嫉妒之心,并由此产生 了一系列的宗教禁忌。与此同时,她还对该村的婚 姻文化有着一种控制力,不允许人们随便离婚。这 种对神灵性别角色的构建和前面提到的娘娘多功 能的神力之间产生了一种张力,使得这个土族娘娘 的形象女性化的人格极强,显得非常神秘,但又很接地气。
(三)“娘娘”的“舅舅''一家族文化在神灵世界必的映射
东家庙的人提到,他们庙里的娘娘有个舅舅,册是个真人,住在年先沟。关于这个舅舅的来历,还有 之一段传说:“这个阿舅怎么来的呢?以前老汉们去犁 地的时候,有个小孩在门口叫门,'开门来,开门 来',人们很奇怪,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最后决定 第二天去地里的时候拿上一个馍馍,等那孩子再喊 的时候给他掰点儿馍馍。结果第二天等他们去地里 的时候在田埋上发现了一个金娃娃。然后娃娃就认 了那个拿馍馍的人做舅舅。从那儿以后,他们家出 生的每个人都是娘娘的阿舅”(2013年田野笔记)。 在这个故事里,人们让神灵和现实世界中的人们攀 上了亲戚,表达了一种看似非常荒谬的思维。而实 际上,这是土族传统家族文化在神灵世界的映射。 因为在土族人的观念中,年轻的女性在结婚的时候 一定得有娘家,否则会被认为是没有出处的野孩 子,会被人瞧不起。这点在土族婚礼和葬礼上“舅亲为大”的习俗中也有体现。
土族人从订婚到结婚,能 代表女方最有发言权的是新娘的舅舅而不是新娘 的父亲,在结婚的当天,舅舅是绝对的座上宾。如果 舅舅对当天的婚礼不满意,甚至可以把新娘直接领 回家,让这门婚事告吹。同样在葬礼中,死者的家属 就需要向死者的舅舅汇报死者的一切情况。舅舅也 要在葬礼上发表申明,如果他觉得死者的家人生前 没有善待死者,就可以在葬礼上大闹,表达各种不 满,死者的家人只有下跪赔罪,不停地央求舅舅请他原谅。
所以说东家庙娘娘认舅亲的故事,是典型的 “尊舅亲”这种传统家族文化在宗教空间的反映。在 土族人看来,即便是女神,也得有舅亲作为娘家人, 否则不符合伦理道德规范。因此在当地的梆梆会 上,有要把娘娘的“舅舅”请来看戏的传统。在正月初六,初八的时候还要拿上钱物等去“舅舅”家拜年,以 表示对舅舅的重视。由此可见,上述所有关于娘娘的 性别特征都是完全按照当地的习俗构建起来的,是 当地社会文化结构在神圣世界中的一种映射。
四、土族民间宗教中的女性信仰实践
(一)“猫鬼神”——青年女性对抗现实遭遇的宗教实践
在土族地区的民间宗教中,有一种信仰叫“养 猫鬼神”,这是一种充满神秘色彩的邪灵信仰,主要 的参与者是女性。在笔者2013年的田野调査中了解到,如果一个女性出嫁后,遭遇到婆家人的虐待, 或者生活非常不幸,那么她也许会萌生“养猫鬼神” 的念头。具体操作方式是:她会杀了一只鸟或者小 猫,然后偷偷把动物的尸体放在家里某个屋子的横 梁上,天天偷偷跪拜并拿食物祭祀,七七四十九天 以后,如果猫鬼神养成了,就会幻化成任何的形状, 会把这个女性视为主人,听她调遣。如果这个女主 人对谁有不满,猫鬼神就可以施展法术去替她报 仇,加害他人。所以一个在家里地位非常低下的妇 女一但养猫鬼神成功,丈夫和婆婆就再也不能欺负 她,因为猫鬼神会替她复仇,她的地位因此而彻底 得到改变。而且据说猫鬼神一旦养成,这家人就得 世世代代供奉,不能随便赶它走,除非这个女主人 死了以后,猫鬼神自己主动离开。然而,由于猫鬼神 是一种邪灵,所以这种行为在土族地区是被人们所 忌讳的,养猫鬼神的人家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如 果那个村子里有人家养猫鬼神的事被暴露了,就会 被全村人带着恐惧的心理所排斥,这家人就在村里 无法立足,最后不得不搬走了事。
Simone de Beauvoir曾说过:“如果妇女非常愿意 接受宗教,归根到底是因为宗教满足了一种深深的 需要”刖。如果女人的社会角色一旦未能得到相应的尊重和认可,她便陷人无成就感,从而会到神灵面前 寻找抚慰㈣。通过土族妇女养猫鬼神的这个信仰实 践,我们可以发现,当土族妇女在现实社会中无法 得到和男人一样平等的角色,甚至遭遇到欺凌的时 候,她会转而求助于民间宗教,她不但寻求精神抚 慰,甚至是通过养邪灵这样一种宗教实践的方式来 对抗现实生活,从而找到一种发泄的出口。
在现实中,已婚土族妇女的家庭地位较低不仅 仅是因为是生理性别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 和这个家庭没有血缘关系,是“外来的人”,属于社 会文化属性的排他性。在传统土族家庭中地位的排 序,首先被认可的是血缘关系,次之才是婚姻关系, 所以就有了男性血缘一女性血缘一女性非血缘的 优先等级次序。因此土族地区的男性,如果“嫁到” (入赘)女方家,那他的地位就和娶过门的媳妇一 样,而不是像家里的男主人一样,可以享受优越的 地位。所以,不难理解在土族家庭中,为什么同样是 女性,小姑子的地位就要比嫂子高一些。而这种基 于血缘关系为基础对家庭成员地位的排序,内化成 了人们的一种习俗和观念,导致了“儿媳妇”这个角 色在陌生的婆家中更容易受到挫折和压力,所以在 极端的时候,她们就容易倾向于求助于民间宗教的 神力来为自己解决现实中的困难。
(二)“念嘛呢”和“做让尼”——老年土族女性 的宗教生活
该说,土族女性的一生都离不开宗教生活。 但从出生到死亡,她们在宗教生活中的地位也是不 断变化的。在儿童期,土族人的宗教生活并无性别 上的差异。未婚的姑娘被定义为是纯洁的,少男少 女的宗教地位基本上是平等的。因此少女们也可以 跟随家里的男性长辈参加各类的宗教活动和大型 的祭祀仪式。然而,随着女性月经初潮的来临,宗教 禁忌就随之产生,比如逢经期的女孩子是被限制进 入宗教祭祀场所的。之后,结了婚的妇女,基本上被 隔离在许多的宗教场所外。除了几个非常特殊的仪 式场合,比如“梆梆会”之类全民娱神的大型仪式 外,她们再无机会去拜见地方神灵,只能在家中磕 头拜佛,祈求神灵护佑,而怀孕则是宗教禁忌的顶 峰。关于这种现象,人类学家Margaret Mead在《洁 净与危险》一书中已经有了经典的解释,是基于生 殖的崇拜而产生的禁忌岡。但等到土族女性进入绝经期,成为了祖母级的 人物以后,那些原有的宗教禁忌又被解除了,这些 老年女性又可以重新去村庙,甚至可以参加和主持 重要的宗教仪式活动。“土族女性的祖母期可以看 作是个体宗教信仰的成熟期,因为这一时期的信仰 主体不仅懂得了一定的宗教知识,如教义礼仪规范 等,独立参加宗教活动而且开始组织宗教活动,并 成为特定范围内的宗教'权威'或'典范'人士”网。这 个时期的土族女性,在家庭中的社会地位也随之提 高,成为了人人口中的“阿尼”(土语奶奶的意思), 会充分受到家人的照顾和尊重。
土族老年女性参与的最重要的宗教活动是“念 嘛呢”和“做让尼”,这两种都属于公共空间的宗教 活动。“念嘛呢”是老奶奶们聚集在村庙里集体诵经 的活动,而“做让尼”则是她们到村庙里进行集体封 斋,并念经的活动。在“做让尼”期间,她们每天只吃 一顿饭,大概要持续半个月之久,届时由村民自发 地提供粮食、馍馍等食物。据说做让尼就能积攒功 德,让自己和家人来世得到幸福。
其次,老年土族女性主持的另一个重要宗教活 动是“祭灶神”。每年在新年来临之际,土族老奶奶 会非常严肃庄重地在厨房举行祭祀灶神的仪式,期 间外人一律不让参与。因为食物和厨房关系着一家 人的生计,所以土族人对灶神的崇拜也是不言而 喻。他们把这个重要的祭祀仪式交给家里的年长的 女性来完成,一方面,是对老年女性的家庭社会地 位的认可,另外一方面,认为厨房这种场域当属于 女性的阵地,实际上也是对女性社会角色的一种文化构建。
在传统社会中,与“男主外,女主内”相对应的 是“男不言内,女不言外”。也就是说,女子应当驻守 家中,不得参与公共政事。但是在中国农村,有不少 女性通过民间宗教来改变自身的社会地位,积极参 与到社会公共事务之中的。同样地,土族女性借由参 加民间宗教活动,扩大了其活动空间范围,丰富了 日常生活。土族老年妇女通过“念嘛呢”和“做让尼” 这两种宗教实践,也获得了一种感受群体归属的平 台和进行社会交流的公共空间。
五、讨论与结论
综上所述,土族女性的社会地位在历史上经历了一个从高到低,再逐渐提高的过程。传统土族社玄区的女性在日常生活中的地位要比男性低,这是由于土族农耕社会的劳动分工决定的。在农耕时代,受地理条件的限制,土族地区大部分农田都是山 地,不能规模化地使用机械,所以传统的耕作方式 主要依靠马牛等牲畜,劳动强度很高,所以在农事 活动中的男性明显比女性有优势,也是整个家庭的 经济来源的主要支柱。在这种背景下,妇女的主要角色被限定在家庭内部的家务劳动中,因此男性在 家中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而女性的声音在很多公共空间里是被隐匿的。
近年来,随着全球化的影响和我国城镇化的推 进,土族地区的经济生活方式和文化传统都受到了 很大的冲击,一些传统的观念也发生了变迁,土族妇女的社会地位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总体来说,这种地位的变化受到了如下因素的影响:
首先,土族社区经济结构和劳动力结构的变化 为土族妇女带来了就业的机遇。在过去的传统社 会,整个家庭的收入主要靠地里的庄稼收成,而传 统的劳作方式决定了男性劳动力的优势。但是在近 二十年来,土族地区的经济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 化,国家为了保护脆弱的高原生态,在青海等地区 实行“退耕还林”的政策。因为种树只是短暂的劳 动,不需要投入太多的人力,所以很多工作女性也 能完成。加上近几年市场经济的发展,在大城市的 一些艰苦工作岗位上需要大量的临时劳动力,比如 建筑工人,餐馆服务员,城市保洁员等。这些岗位为 农村的剩余劳动力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所以现 在越来越多的土族女性进城务工,并挣钱养家,从 而在某种程度上提高了和男性对话的资本。
其次,受教育水平的提高,为土族女性的就业 增加了社会资本。传统的土族社会中,相对于男孩, 女孩较少有机会出去读书。按照传统观念,女儿迟 早要嫁人,所以只在家里安心学好家务和女红,做 好嫁妆等着出嫁就行了。然而,中国从九十年代初 实行的强制性九年免费义务教育政策,使得农村的 许多女孩子也有机会走入学校,接受正规的教育。 再加上村委会等各级政府组织的宣传和督促,绝大 部分土族女孩子能够读完初中。还有些女孩一直读 完高中,甚至考到大学,找到工作。而就算没能读到 高中的女孩子,她们的初中毕业文凭也能满足她们 在城市中找到工作的最基本条件。而且这些女青年 到了城里,吃苦耐劳,工资要求不高,很快就会成为 餐饮、家政等服务行业中非常抢手的劳动资源。所以,这几年土族女青年外出打工的人数逐年上升,她们在经济上收入的增加,也让他们在家里有了一定的发言权。在笔者2017年的田野调査中,有一位土族老 成人告诉笔者,在过去传统的家庭中,女性尤其是儿 媳妇应该在礼仪上非常周全,绝对不能和公公坐在 一个桌上吃饭,但他们现在娶回来的儿媳妇都是像 “娘娘一样地被供着呢”,因为儿媳出去打工,是现 在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者。他说“现在的女孩们见 的世面多。那时候的丫头们只做庄稼活,不出门。现在的丫头们考不上(大学)的,就可出去打工,就长见识了,本事也大了 ” (2017年田野笔记)。
再次,民族地区旅游业的发展,助力妇女社会 地位的提高。这几年乡村旅游业的兴起,为土族人 带来了可观的收入和更多的就业机会,尤其是土族 妇女因为擅长刺绣而得益于此。土族的盘绣,以其 色彩的艳丽、造型的优美和做工的精巧吸引了越来 越多游客的喜爱。以前土族妇女刺绣都是用来给自己做嫁妆,或者供奉到寺院里的,但现在却成为了民俗旅游市场上的抢手商品。当地的政府也为了发 展地方经济,专门组织妇女刺绣培训班,开发一系列的民俗刺绣产品用来出售。还有部分土族妇女, 索性就在自己家开办起农家乐,供外地的游客来休 闲。她们不但提供绿色的农家食物,还有民俗歌舞 的表演,游戏等,吸引了大量的休闲客。现在像互助 县的小庄等土族村落,民俗旅游已经成为了当地经 济的主要来源之一。而土族女性在这些经济活动 中,收入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有些人挣钱超过了家 里的男性。甚至有些妇女自己当起了老板,彻底颠 覆了从前传统社会中男人挣钱养家的观念,人们对 “男主外,女主内”的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使 得她们在家中的社会地位也进一步改变。
最后,电视、网络等媒体信息的传播也对改变 土族妇女的角色起到了催化作用。相比较于过去落 后的信息沟通方式,现在的人们足不出户就能得知 天下大事。除了外出打工和上学的人们带回来的新 观念,留在家里的土族妇女们也渐渐地通过这些媒 体手段了解更多的外面世界,同时也潜移默化地学 习和接受外来的文化。
正如Lois McNay (2000)在研究中提到,社会对 女性的规范和期待并非是对传统一成不变的延续, 而是随着文化、经济和社会需求进行变动;在日常 生活实践中,女性并不是被动地接受社会既定的性 别角色,而是既能遵从当下社会情境中的性别规 范,又能在社会变迁中利用自身的优势去争取更多 的资源和权利,藉此重塑社会结构中女性的角色。啊 现在土族妇女地位的变迁,主要是因为社会的变迁 和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而这种经济地位的改善 又有助于她们在家中地位的提升。与此同时,土族 社区的文化结构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土族女性在公共领域的参与,也提高了自己的话语权,也因此 影响到了人们对以往性别角色的态度。
注释:
①方言,意为刚出生的新生儿。
②所谓的“暗轿”,就是神轿里面没有塑像,供着一个木头桩桩。
参考文献:
[1]Mead, Margaret. Sex and Temperament in Three Primitive Socie血s.[M]. New York: William Morrow. 1935.
[2]Beauvoir, Simone de The Second Sex.[M].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49.
[3]刘世风.女性人类学发展及中国本土化尝试[J].妇女研 究论丛,2007,(1).
[4]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课题组.社会转型中的中国妇女 社会地位[M].北京:中国妇女出版社,2006:32〜262.
[5]Hackir^, Ian. 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What? [M]. Cambridge: M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99.PP.7—9.
[6]Henderson, Karia A. Perspectives on Analyzing Gender, Women, and Leisure. Q]. Journal of Leisure Research, 1994.26
(2):119-137.
[7]郭爱妹.社会性别:从本质论到社会建构论Q]•南京师大 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1).
[8]张春兴.心理学词典[Z].台北:东宝书局.1995.
[9]时蓉华.新编社会心理学概论[M].北京:东方出版社, 1998.
[10]魏国英.女性学概论[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35.
[11]罗慧兰.女性学[M].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02: 104.
[12]张积家,很巧明.大学生性别角色观的研霓皿青年研 2000,(11).
[13]赵东玉.性削理论的演变和性别角色的定义[J]•文化 学刊,2010,(1).
[14]很翠.当代中国民旌地区少数民族妇女参政研霓—— 基于女性人类学的视角[)].中央民族大学学<,2010, (3).
[15]桑兵.近代中国女柱史研■究散论Q].近代史研究,1996,
(3).
[16]王金玲.学科化视野•中的中国女性社会学[J]•浙江学 刊,2000,(1).
[17]和钟华.生存和文化的选择——摩校母系制及其现代 变迁[M].昆明:云南教育出威•社,2000.
[18]冯敏.凉山彝族妇女婚肓观的现代变迁Q].云南社会 科 f ,1996, (2).
[19]龚小玲.论少数氏族地区少数民娱妇女人权的法律保 护——以思施州为例[D].中南民族大学,2008.
[20]李欣欣.现代性体验下苗族乡村妇士的家麾生活[D]. 华中科技大学,2011.
[21]薛丽华.社会柱别视角下的旅游开发与羌族女性发展 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10.
[22]陈军军,支国伟.民族旅游发展中少数民族妇女角色 变迁实证研究印.旅游纵JL,2014, (11).
[23]Sangren, Steven P. uFemale Gender in Chinese Religious Symbols: Kuan Yin, Ma Tsu, and the ''Eternal Mother"” Q]. Signs: Journal of Women in Culture and Society 9.1983. (l):4-25.
[24]Palmer, David A & Huang, Julia. "Gender and Sexuality in Chinese Religious Life", edited by Palmer, David A. Shive, Glenn and, Wickeri, PfciZ繭[M].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25]Bryson, Megan. Goddess on the Frontier: Religion, Ethnicity, and Gender in Southwest China. [M] .Stanford: Stanford Univeisity Press.2016.
[26]Watson, James L. Standardizing the Gods: The Promotion of T'ien Hou (Empress of Heaven) along the South China Coast, 960 - 1960. In Popular Culture in Late Imperial China. [MJ.Edited by David Johnson, Andrew J. Nathan and Evelyn S. Rawski.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85. pp. 292 - 324.
[27]翁乃料.女源男流:从象征意义论川盛边境的日丈化 中社会性别的结构体系[J].民族研究,1996, (4).
[28]衣飞强,女性索教信仰中的社会姓别建构——以师宗 县碧云佛寺为例[J].人间,2015, (9).
[29]部景荣.村落中的信仰与仪式--土族民间信仰的宗 教人类学田野个案调查[J].青海社会科学,2005,(6).
[30]文忠祥.神圣的文化建构(土族民间信仰源流)[M].北 京:人民出版社,2012.
[31]Xing, Haiyan; Murray, Gerald. "The Evolution of Chinese Shamanism: A Case Study from Northwest Cfcina"[J].Religions ,2018.9(12).
[32]邢海燕.土族民间宗教中神职人员的调查与研■究—— 以互助上族社区为例Q].青海民族研究,2018,(2).
[33]翟存明.藏传佛教信仰与土族女性社会化问题初«.[}]. 西藏研霓,2004,(1).
[34]慕秀清.土族民间宗教“勃”及其民俗功能分析Q].西 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3).
[35]陶成琼.土族女性在民族旅游业发展■过程中的角色转 变——以青海璀互助县Z村为例[J].青海社会科学,2011
(4).
[36]<晓芬.土族女性非农就业与女性角色转换——以青 海互幼XZ村为例皿西北人口,2007, (6).
[37]Twenge, Jean M. Changes in Masculine and Feminine Traits over Time: A Meta-Anafysis, Sex RolesQ].1997.36(5).
[38]邢海藻.土族口头传統与民俗文化[M].兰州:甘肃人 民出版社,2008.
[39]R.osaldo, Zimbalist M. Woman, culture, and society: a theoretical overview. Woman Culture & Society, 1974.
[40]邢海燕.上族口头传统中的女崔•文化青海社 会科学,2008,(5).
[41]Beauvoir, Simone de. "Woman: Myth and Reality", in Jacobus, Lee A. (ed.).A World of Ideas[M].Boston:Bedfbrd/St. Martins, 2006. PP780 - 95.
[42]杨莉.宗教与妇女的悖相关系Q].宗教学研究,1991, (z2).
[43]Mead, Margaret. Sex and Temperament in. Three Prim- ,
itwe Societies [M].New York: William Morrow. 1935.    終
[44]明.土族女性祖母期的宗教行为述略[J]•青海民靠
族研究,2003,(1).    <4
[45]刘凤媾,牛芳.民间宗教信仰对女裡性别角色的三    A大转变——以河南民权女性观音信仰为例[J].宜春学院学报, 2018,(1).
[46]McNay, Lois. Gender and Agency: Reconfiguring the Su[46]bject in Feminist and Social Theory [M].Hoboken: Wiley, 2000. PP155.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一贯道发展论:劫波之后从台湾…
日本常用姓氏英文拼写
陈进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
“收元之主、真紫微星”的悲喜…
柯若朴 Philip Clart 最新中国…
秦宝琦: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 …
民间信仰研究的理论反思
清代民间秘密宗教中的道士——…
  最新信息
联想、比较与思考:费孝通“天…
中国宗教仪式文献中的斋意类文…
妙峰山庙会的视觉表达 ———…
礼俗互动视角下清代以来北京村…
结构与过程:集体记忆视域下民…
融”抑或“容”:中西宗教在澳…
近 70 年来中国宝卷研究回顾
仪式研究视角下的中古时期佛道…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曹新宇 顾问: 秦宝琦、程歗 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