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点击热点 专题研究 理论探微 会议书讯 文献刊佈 学人荟萃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 专题研究 >> 东北边疆 >> 详细内容
谭黎明, 杨永旭:从八旗家谱看满族的民族构成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4431 更新时间:2009-5-1

 

[摘要] 民族构成问题是民族史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 它涉及到特定民族的族源及其组成成分, 最能体现出特定民族的民族特点。本文将以吉林师范大学独存的八旗家谱作为最主要的史料, 通过它与史实的相互印证, 来研究满族的民族构成问题。

[关键词] 八旗家谱; 满族; 民族构成

 

关于“满族”的含义问题, 史学界尚有争议。一种观点认为, 只有满洲八旗人是满族, 汉军八旗和蒙古八旗人不是满族。“建立八旗的过程就是满族共同体形成的过程, 凡是入旗的, 不论编入哪个旗就都是满族人了。这是一种误解。”[1]另一种观点认为, 满族不仅仅指满洲八旗, 还包括汉军八旗和蒙古八旗。王钟翰先生认为: “凡是被编置在八旗之下的人们, 不管满洲也好, 蒙古也好, 汉军也好, 都可以自称或被称为‘旗人’即满族了。”[2]杜成安也认为: “后来形成的蒙古、汉军八旗, 编制一如满洲, 究其实质, 实为满洲八旗的扩大, 所以汉军八旗和部分蒙古八旗的成员后来都成为满族的组成部分。”[3]本人查阅了吉林师范大学八旗谱牒馆所收藏的谱书, 发现这样一个现象: 汉军旗人多把自己的祖先发源之地记作“龙兴之地”———长白山。这充分体现出了他们对满族的认同。而且, 这些人至今在自己的“民族成分”中, 大都注明自己属于满族。笔者认为这种广义的满族观比狭义的满族观更符合历史实际, 更符合今天满族的构成事实, 更符合民族是个历史范畴的本质规定。所以本文所采用的“满族”概念是以王钟翰先生为代表的观点, 即所有在旗者即视为满族。

满族作为中国的一个少数民族, 他也同样具有民族的一般特征, 是一个以人为主体的大的共同体,而家谱记载的是一个家族的发展史, 是一个小的人的共同体, 小的共同体是大共同体的历史渊源和文化背景, 二者具有同质性, 可以进行比较研究, 本文将以八旗家谱作为最基本的材料来探讨满族的民族构成问题。

一、女真人: 满族最主要和最直接的组成部分

民族问题属于历史范畴, 它是在不断变化发展的, 因此, 我们谈到女真人就不能把他与其他民族完全割裂开, 必须依前一个民族为历史渊源。1115 ,在首领阿骨打的领导下, 建立了以完颜部女真人为核心的金政权。金亡, 居住在我国东北地区的女真人, 转而被元王朝所统治。从1583 年到1588 , 努尔哈赤统一了董( ) 鄂、浑河、苏克苏浒、哲陈、完颜等建州五部, 1591 年至1593 年又相继兼并了鸭绿江部和长白山北侧的朱舍里、纳殷部, 最后征服和招抚了东海女真、海西女真诸部, 1616 年建立后金。1635 , 皇太极宣布废除女真称号, 定族名满洲, 并在1636 年把王朝名改为大清。

对上述问题我们也可以从家谱中得到印证, 流传最为广泛和最有说服力的是随龙定鼎中原, 肇兴于满族起源地的满族家谱以及在清朝建立过程中起过重要作用的一些人的家谱。如:

《完颜哈喇宗谱》: “王氏家族本满族姓完颜哈喇, 祖籍白山黑水之间⋯⋯满洲前身建州女真人努尔哈赤用八旗制度统一女真各部时, 我家族是最早入盟的部落之一⋯⋯大清入关定都北京, 我们先人都一直在满洲镶黄旗供职。”

《完颜哈喇宗谱》: “扈什哈理者, 长白山东瓜尔察地方女真人也。”

《伊尔根觉罗氏家谱》: “赵姓伊尔根觉罗氏, 古长白山建州女真部, 隶满洲镶红旗。”

以上家谱都记载自己的家族是满族人, 并记述了自己的先祖为女真的事实, 与历史的记载相符, 承认了满族的前身是女真人。

同时应该注意的是, 大部分女真人转变为后来的满族, 而不是全部。还有一部分女真部落处在边远地区, 未完全纳入满族共同体。

基于以上史实和家谱的互相印证, 不难看出: 女真人作为满族的组成部分之一, 基本上形成了满族的主体, 成为满族最基本、最重要和最稳定的组成成分。

二、汉军旗人: 满族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了加强对汉族人的统治, 皇太极在1642 年增编了八旗汉军。八旗汉军主要来源于明代辽东的汉人。清代纳入八旗组织的人通称旗人, 包括原来是满洲、蒙古、汉人的所有的人。清代“以旗统人”, 凡编入八旗的人都是旗人。清代这种“以旗统族”的政策, 使旗籍内形成了一个多民族融合的文化圈。王钟翰先生认为: 不但满族人可以自称为“旗人”, 而且蒙古和汉人之被编在八旗下的也同样可以自称为“旗人”。[4]

这些汉军旗人, 他们入旗或成为满族人主要有以下三种方式:

1.投降后金政权, 然后随龙入京的汉族人

如《张氏谱册》: “山东登州府蓬莱县城内住⋯⋯后随汉军正红旗在礼亲王府充当第一佐领⋯⋯后随龙保驾。”

2.因为自然灾害或由于清朝政府的迁民政策被迫迁入东北, 然后投入旗籍的汉族人

清朝顺治八年, 山东水旱交加, 蝗灾并举, 因此清政府向人稀地广的东北大批移民。清朝顺治八年颁发的《辽东招民条例》规定, 招百多垦者, 文授知县, 武授守备⋯⋯这些招民措施促进了移民迁入,直、豫、鲁、晋之人纷纷迁至境内。又据《蓬莱县志稿》载: 清朝顺治八年( 1651 ) , 山东省登州府开始有组织、源源不断地向辽东移民, 投旗者为汉军。

3.与满族人通婚后投入旗籍的汉族人

汉人佟养性在抚顺马市交易中, 与努尔哈赤相识, 并被器重, 视其父子为奇才, 后逃归努尔哈赤, 赐以宗女为妻, 授二等副将, 据《满文老档》载“⋯⋯来归有功, 以女妻之为婿, 授副将职。”

以上这些汉族人, 尽管后来他们一再宣称自己是随旗汉军, 但他们已经融入了八旗制度这个融汇了不同民族和部落的人民共同体, 在几百年的共同生活中, 逐渐融入了八旗这个群体, 使他们在语言、习俗、心理素质上与满族人都十分的接近, 具备了成为满族的最基本的要素, 成为了满族共同体中的一员。

三、进入满族中的其他族的构成成分

满族并非东北亚中唯一的民族, 在其周围还居住着除汉族以外的其他少数民族。他们在一定的条件下, 也可能加入满族的共同体。这些构成成分纳入满族共同体大都有一个相同的原因: 原本与女真族有一定联系, 再加上清( 包括后金) 政权日益强大, 对外不断进行武力征服, 一些当时相对弱小的民族被满族征服后, 形势迫使他们纳入满族共同体之中。

1.蒙古族

蒙古归附清朝, 加入八旗, 主要还是清政府通过武力征服的结果。如喀尔喀部、察哈尔部。

《撒哈拉氏府堂号集·许氏族源》载“撒哈拉先祖原居新疆省天山北麓撒哈拉地方⋯⋯我始祖撒哈拉惠公兄弟四人⋯⋯归附努尔哈赤麾下⋯⋯深得努尔哈赤的赏识⋯⋯努尔哈赤多次加封⋯⋯

2.朝鲜人

历史上早就有完颜氏的始祖函普, 本高丽人的记载。这说明早在很古时期, 其他少数民族之人既已有加入到女真部族的历史记载。

朝鲜人入旗的原因大都是满族人的武力征服,少数为蒙恩做官。

《文佳氏家谱》: “始祖文瑞公原籍朝鲜国民, 世居玉尚庄洞处⋯⋯顺治年间, 蒙恩选入中国, 增入信满洲, 都京镶白旗注册⋯⋯充朝鲜通官⋯⋯

可以证实部分朝鲜族组成满族的家谱还有《璿源朝鲜王族直系略谱》、《居昌刘氏世系》、《金氏旗谱》、《铁原金氏族谱》、《义城金氏赞成事公派家谱》、《清州金氏家谱》、《昌原黄氏族谱》等。

综上所述, 部分朝鲜人由于某些原因也加入了满族, 成为满族的一个组成部分。

3.锡伯族

关于锡伯族与女真的关系问题, 史学界有两种观点: 一种是以白友寒的《锡伯族族源史纲》以及《锡伯族简史》、《沈阳锡伯族志》等著作为代表, 他们认为锡伯族的先世是鲜卑的遗民, 隋唐时期的室韦。一种是以孙进已的《东北民族源流》; 徐恒晋、马协弟的《锡伯族源考略》等著作为代表, 他们认为锡伯族与满族同祖, 即同源于明代的女真。文言先生对于这个问题, 更是从锡伯族形成的诸要素和姓氏来源这两个方面对这两种观点进行了系统的比较分析, 最后得出结论: 锡伯族源于女真。换言之, 即锡伯族是满族的一个组成部分。

辽宁省瓦房店市的《女真瓜尔佳氏谱系》载: “女真瓜尔佳氏苏完部一支莫勒根街后裔”, 并附有《锡伯族瓜尔佳氏被拨往各地驻防兵名单》。《图克色里氏宗谱( 佟姓) : “图克色里, 译音佟姓。西伯族也, 初起于北昆仑山阴⋯⋯元末迁于满洲伯都讷( 今吉林新城) 附近, 措草沟处⋯⋯经一近旁诸部落, 故西伯人隶于各旗籍。”《乌拉哈萨克虎贝勒后辈谱序》: “居住在锡伯那⋯⋯保锡伯王⋯⋯后跟锡伯王建立哈达国⋯⋯所生五子, 移居宁古塔乌他海⋯⋯

当锡伯人成为八旗兵, 东征西讨, 两个民族间的联系与接触就更频繁, 过了一段时间, 一些锡伯人融于满族之中, 成为满族共同体的成员, 就是十分合情合理的现象了。另外, 我国著名女中音歌唱家关牧村的家世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关牧村1953 年生于河南省新乡市牧野村, 祖籍沈阳新城子。先祖为锡伯族, 几代前归入满族。这也从侧面证明了部分锡伯族是满族的一个组成部分。[5]

在吉林师范大学八旗谱牒馆现在所收藏的众多谱牒中, 对其中相关的193 份进行了统计, 通过鉴定、比较和分析, 发现始祖是满族且为满族传统姓氏的家谱有109 , 汉军旗人家谱61 , 蒙古族、朝鲜及其他族家谱23 份。

综上所述, 满族是一个成分比较复杂的民族, 在满族的发展过程中, 不仅有满族的汉化, 同时也有大量蒙古、汉人的满化, 由此可以得出如下的结论: 满族是一个以大部分女真人为主体, 以汉军旗人为补充, 并兼容部分蒙古、朝鲜、锡伯、赫哲等其他民族的新的民族共同体。

这种观点的形成, 是对以前某些错误说法的一个修正, 否定了女真人即是满族人的说法。满族是一个复杂的群体概念, 实际上成为满族的只是女真人中的一大部分, 还有部分部落处在边远地区, 未完全纳入满族共同体; 满族并不仅仅包括女真人, 还有部分的汉、蒙古、朝鲜、锡伯、赫哲等多个民族。我们不能把女真与满族简单的等同, 混淆二者本不相同的概念。

民族是可被划分为家族的。家族某些特点的选择积聚才形成了同一民族。谱牒是某家族过去信息的纪录, 更是其民族属性的直接证明。以谱牒作为民族成分的研究资料是科学的、直接的, 因而也是有价值的。由谱牒资料所直接证明的满族民族构成是多元的。它是在特定时空条件下所形成的新的民族共同体。

[ 参考文献]

[1] 佐海峰:论八旗民族联军的特点[ J] .辽宁教育学院学报,1998, 15( 6) : 35.

[ 2] 王钟翰:满族史研究集[M]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1988.

[ 3] 杜成安:女真官制与满族共同体的形成[ J] 满族研究,2001( 4) : 25.

[ 4] 李婷:《儿女英雄传》的满文化研究[D] .北京: 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系, 2003.

[ 5] 孙文良:满族大辞典[M] .沈阳: 辽宁大学出版社, 1990:261.

 

作者简介:谭黎明( 1959- ) , , 吉林扶余人, 吉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 历史学博士, 研究方向: 文化史;杨永旭( 1981- ) , 吉林九台人, 吉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师, 研究方向: 明清史。

 

(原刊《吉林师范大学学报》20088月第4期)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成崇德:清代蒙古开发
苏发祥:英国藏学研究概述(下…
钟焓:民族史研究中的“他者”…
马亚辉:雍正朝云南改土归流再…
姚大力、孙静: “满洲” 如何…
周卫平:特纳的“边疆假说”理…
袁剑:“内陆亚洲”视野下的大…
张世明:正统的解构与法统的重…
  最新信息
葉高樹 譯註:滿文《欽定滿洲…
王庆丰编著:《克敬之满蒙汉语…
柳岳武:晚清“兴边利”研究 …
蒙古勒呼:清代蒙古秋朝審考
葛兆光:什么时代中国要讨论“…
陈波:现代早期欧洲认定“中华…
乌云毕力格:小人物、大舞台与…
米彦青:清代草原丝绸之路诗歌…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张永江 顾问:成崇德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