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学术前沿与理论研究 精英观念与大众文化 学术史的追寻 文本研读与资源共享 学界动态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 学界动态 >> 学者访谈 >> 详细内容
沟口雄三的三个形象——访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所长黄兴涛教授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4112 更新时间:2011/10/18

 来源:深圳晚报  作者:李福莹  2011年09月18日

 

 作为日本当代最有成就的中国思想史研究者,沟口雄三先生不仅对日本的中国学研究而且对整个东亚地区的中国学研究影响巨大,毋庸置疑,他是一位世界级学者。不过,对于大多数中国普通读者而言,沟口雄三先生的面孔却显得有些陌生,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日本学者是以多么大的热情,力图用中国的逻辑来把握中国。他的研究与思考,他的自觉与反思,他留下来的学术与思想遗产,都不应被我们忽略,而应该作为一个新的阅读起点。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所长黄兴涛教授,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为读者深入浅出地解读沟口雄三先生。去年7月13日,沟口雄三不幸因帕金森综合症去世,黄兴涛曾以清史所的名义发过唁电。时间仓促,当时他无法对沟口雄三作出全面的评价。最近,黄兴涛再次精心阅读了三联书店新出版的沟口氏的四本著作,沟口雄三的形象在他的心目中愈加清晰起来。采访中,黄兴涛教授主要谈论了沟口雄三的三个形象,谈话间,除了敬重之情,他也保留了对沟口雄三部分结论的反思。

 沟口是具有深刻反思精神和厚重历史感的思想史家

 黄兴涛介绍,沟口雄三对西方中心主义和现代性是有强烈批判精神的,他认为,没有必要用西方近代逻辑来硬套中国的历史,应该用中国的内在逻辑来解释,把思想放在其自身历史的脉络、特别是放在中国历史的语境里解读。比如他提出了中国的近代既不是超越欧洲的,也并不落后于欧洲,它从开始就历史性地走了一条与欧洲和日本都不相同的独特道路;还比如他认为,迄今为止的世界认识是以欧洲标准为世界标准而建立起来的,但存在以欧洲标准无法衡量的世界中国正是这样一个基本上不能套用欧洲标准加以把握的世界。沟口雄三是一位有深刻历史感的思想家,也是具有强烈反思精神的历史研究者。当他以此观点来自觉阐说中国的前近代历史时,显得更为深刻。

 很多人不理解,沟口雄三是一位日本人,为何会有这样的视角?黄兴涛解释,可能恰恰因为沟口雄三是日本人的缘故。在日本,存在不同类型的历史学者,许多人延续近代以来受西方影响的思想脉络、完全以西方近代价值观为价值,直至今天仍在日本占主流地位。还有一类学者则力图将西方近代价值相对化,试图从历史中真正把握日本自身的个性,而日本历史又受中国影响极深,因而对中国思想文化也格外关注。沟口雄三便属于后者,他对中国思想文化历史个性的强调,毋宁说乃是其极端重视日本自身历史文化特性的自然延伸

 沟口是自觉努力地整体把握中国独特性的中国学家

 沟口雄三对中国历史文化有深度关怀,他一生研究中国,对什么是中国,什么是中国的近代、前近代,对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都自觉地加以整体把握,最终也的确有了自己独特的学术视角。

 比如他从公私观念这个角度深度切入,来透视传统中国及其近代演变,把中、西、日文化放在同一个文化平台上比较认知,就相当敏锐和深刻。同时,作为一个研究中国的思想史家,沟口先生还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对所研究的问题具有融合社会史视野的综合把握特色。比如在他看来,日本实行毫不含糊的财产长子继承制和明确的职业世袭制,因而私有财产概念十分明确,更容易接受西方的资本主义;而中国的家族、宗族实行分产制,注重团结互助,有史以来便具有大同思想,最终易于接受社会主义等等,都绝非偶然。

 再比如,沟口雄三对辛亥革命的解释,也很独特。他认为辛亥革命不仅仅是受西方民主、共和等观念影响的产物,同时更受到中国自身逻辑的影响,是明清以来中国地方分权的持久趋势作用的结果。诸如此类,还可举出不少例子。

 黄兴涛说,当然沟口先生的一些具体结论仍有再讨论的空间,他个人觉得沟口雄三尽管强调要历史地、动态地把握中国,但这种思想文化的整体性把握是很难掌握分寸的。有时,难免把某段历史的特点固化。就像美国部分新清史学者曾经从中原地域和汉族族群来把握中国一样。沟口雄三的方法对近代中国的把握,可能存在思维的缝隙。因为在清末民初,且不说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的近代西方,就已经在相当程度上成为中国的有机组成部分。简单地、单方面地过分强调中国内在逻辑,并不能全面准确把握近代中国历史发展的主流和趋势。应当说,中西深度融合的历史进程本身,增加了相对化把握中日传统的难度。沟口雄三一生绝大多数时间使用带引号的近代这个词,来认知中国和西方接触后的这段历史,我觉得反而更好地体现了中西互动语境下的真正复杂的相对化情景。他晚年干脆彻底放弃使用近代这一早已融入中国人内心、且深刻影响了中国那段历史的概念,我并不理解。

 但无论如何,沟口雄三强烈的反思精神,对我们认识中国近代和前近代的复杂历史具有深度的启发价值,却是毫无疑问的。

 沟口是拥有亚洲情结和思想责任感的真正知识分子

 让黄兴涛十分敬佩的是,沟口雄三拥有强烈的亚洲情怀,他超越了本国本民族狭隘的民族主义,是一个具有人道主义理想的、富有责任感的大写的亚洲知识分子。比如他曾创建中日知识分子共同体,想通过东亚各国内部知识的交流和学术思想的沟通,来准确地把握中国的自我,日本的自我,也把握亚洲的自我,进而把握人类自身的命运,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人文情怀。

 沟口雄三坚信有5000多年历史的中国,一定拥有人类值得也应该共享的美好的东西。他曾说,他的研究是以中国为方法,以世界为目的。黄兴涛则认为,现今的世界不过是民族国家的放大,或许改一下更符合沟口先生的本意:以中国为方法,以人类为目的。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熊月之:近代上海公园与社会生…
吴义雄:鸦片战争前在华西人与…
乔瑜:19世纪后半期至20世纪初…
王宪明:严译名著与中国文化的…
李国彤:妇女的“三不朽”:写…
陈怀宇:陈寅恪留学哈佛史事钩…
卢建荣:新文化史的学术性格及…
石川祯浩:晚清“睡狮”形象探…
  最新信息
李斌 | 郭沫若:“做学问的革…
陈乔见 :清末民初的“公德私…
李欣然 : 中西异同视角下的“…
陈峰| 错位的“新史学”:何…
马瑞映:碎片化写不好新文化史
霍新宾:中共早期五四纪念及其…
罗检秋 :从医论看章太炎的文…
许纪霖 | 从疑到信:五四两代…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 黄兴涛教授 顾问:黄爱平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