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首页 本所概况 新闻动态 本所学人 学术前沿 本所成果 人才培养 学术刊物 基地管理 清史纂修 清史文献馆 清风学社 内部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前沿 >> 详细内容
张雅娟:19 世纪初东南海商与海盗、水师的关系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5732 更新时间:2012-4-19

张雅娟

( 厦门大学历史系福建厦门361005)

[内容提要]19 世纪初即嘉庆前中期是东南海盗的又一个黄金时代”。这一时期海盗海商水师是活跃在海面上的三个主要社会群体他们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互为依存海商的艰难处境反映了当时海洋社会的衰落

[关键词]19 世纪初; 海盗; 海商; 水师

 

19 世纪初即嘉庆前中期是东南海盗的又一个黄金时代”。这一时期海盗海商水师是活跃在海面上的三个主要社会群体他们相生相克杂处丛生演绎了一场错综复杂的海上纷争本文试图就海盗与海商海商与水师之间的关系做一次初步探索敬祈方家指正

东南海盗的兴起

清稗类钞中记载嘉庆初年东南海上多盗曰凤尾帮曰水澳帮曰蔡牵帮皆是福建盗曰笤黄帮是浙江盗曰朱濆帮是广东盗。”(1嘉庆元年( 1796) 蔡新在家乡福建漳州闲居曾对当时海上的海盗活动有比较清晰的描述:

洋盗现在有三种: 有聚集在岛屿中者闻南日之贼至船近百号; ……一种多系沿海贫民朝出暮归或假作渔船或假做商船遇有货船则劫之; ……一种系番贼此二三年皆于秋风起时便来闻系安南番亦有汉匪入其中。”(2

嘉庆五年( 1800) 时任浙江巡抚的阮元对于闽浙粤三省的海盗问题忧心忡忡在他给嘉庆皇帝的奏折中曾指出三省皆有洋匪而艇匪为尤甚该匪半属夷人半属粤产经由粤而过不留至浙则逗留伺劫动辄半年浙土盗附和艇匪各岸奸民暗通土盗日多一日年复一年若不亟为剿灭渐至酿成巨伙。”(3嘉庆八年( 1803) 广东的郑一乌石二等海盗船帮已经多次在洋面大败清军水师与此同时福建洋面以蔡牵为首的海盗船帮已逐渐发展成为东南海上势力最强的海上势力他与朱濆领导的另一支海盗船帮时而联合时而分散共同抗击水师的围追堵截到嘉庆十五年( 1810) 左右经过清朝多年的剿办海盗帮群消亡东南海域恢复了阶段性的平静

蔡牵( 17621809 ) 原是弹棉花的手工业工人祖居泉州府同安县( 今厦门市) 西浦乡(4少年时曾流落霞浦南乡水澳为人补渔网和以水澳为捕鱼基地的同安渔民建立广泛的联系乾隆五十九年( 1794 ) 下海起事嘉庆五年( 1800 ) 收编水澳凤尾二帮海盗余众而崛起嘉庆七年五月初一日( 1802 5 31) 率失去生计的渔民船户等数百人突至厦门港的大小担斩杀官弁夺取炮位穷渔贫疍纷纷加入旋在闽东三沙等地建立据点成为纵横台湾海峡的汪洋大盗”。嘉庆十年( 1806) 东渡台湾镇海王次年败退回闽蔡牵船帮最多时达200 盗众以泉州府晋江同安南安惠安县和福州府连江长乐县失业渔民为主主要是在厦门以北的福建浙江海域活动

朱濆( 17491808 ) 福建漳州府云霄厅人生于商运之家。“家饶富好结纳与盗通乡里欲首之挈妻子浮海去后为盗。”(5乾隆三十七年( 1772) 年仅23 岁的朱濆就已经有一批追随者经常随其出海乾隆末年到嘉庆初年朱濆组建海上船队嘉庆五年( 1800) 安南艇匪被李长庚带领的水师队伍击败蔡牵从中得船百余艘朱濆也得数十艘。(6嘉庆八年( 1803) 朱濆与蔡牵合伙次年分手嘉庆十一年( 1806) 朱两帮又在鹿港相遇再度合伙朱濆盗众以福建漳州府漳浦诏安县云霄厅和广东潮州府潮阳澄海县失业渔民为主主要是在厦门以北的福建浙江海域活动

此外广东洋面上还有郑一乌石二张保仔郭学显等也属于大帮海盗嘉庆九年十年期间麦有金郑文显吴智清李相清郑流唐郭学显梁宝等人领导的海盗帮派还曾经联合订立公立约单》(7联合作战据张中训的统计17941809 年活跃在闽浙粤洋面的海盗帮派除了上述提及的蔡牵朱濆郑一等大帮之外还有林发枝帮张表帮小猫帮水澳帮卖油帮小肥饼帮等大大小小16 个帮群。(8

东南海盗的兴起打破了旧有的海洋秩序引起海盗海商水师三大社会群体关系的重

海商与海盗的关系

海商社会群体即从事海上贸易的商业人员组合广义包括陆地出资造船的船主和置货的货主( 通常是巨族大姓或绅袊富户多人投资合股的公司) 以及经销海船进口货物的商人船主大户有船三五十只小户一至数只狭义指奔波海上的船主即船长又称出海通常是船货的合伙人之一或委托代理人负责海上航运和贸易的营运管理人员有: 财副掌管货物钱财总管( 亦称总捍) 分理事件掌管勤杂人员总铺( 亦称总哺总管总官) 掌管厨房火食附搭的客商即租舱位置货随船出海的货主

海盗兴起后把商船货物作为主要经济来源与海商争夺海上商业利益海商为保存海上商业利益在水师失去海域控制权的情况下与海盗妥协形成既互相对立又互为依存的关

1向海盜交纳商税

海商向海盗交纳商税得到海上航行的保护。“洋盗蔡牵私造票单卖给出洋商渔船只如遇该匪盗帮见有单据即不劫掠及领单去后装载货物回来又须分别船只大小明立货物粗细抽分银两”。“出洋商船买取蔡牵执照一张盖有该匪图记随船携带遇盗给验即不劫夺名曰打单”(9。“海口各商船出洋要费用洋钱四百块回内地者加倍给则无事不给则财命俱失”(10)。广东蓝旗帮主乌石二( 麦有金) 自供: 每年收取打单银五六万两不等”(11)。

收了钱就要保证航行安全海盗内部也有纪律约束广东海盗的公立约单规定: 快艇不遵例禁阻断有单之船甚至毁卖船货以及抢夺银两衣裳计脏填偿船艇炮火一概充公行纲分别轻重议处。”“不拘何支快艇牵取有单之船旁观者出首拏捉者赏银一百大员对打兄弟被伤者系众议医调治另听公议酌偿从旁坐视不首者以串同论罪”。“有私自驶往各港口海面劫掠顺校贩卖之小船以及带银领照之商客者一经各支巡哨之船拏获将船烧毁炮火器械归众该老板处死”。“不拘水陆客商平日于海内有大仇者来有不潜综远遁及其放胆出入卖买者虽略有口气亦可相忘不得恃势架端板害以及藉以同乡亲属波连拏酷赎水如违察出真情则以诬陷议罪”。

商船向海盗控制的海域交了保护费收到免劫票单再遇他盗照票乃免”。在官方和水师无力提供保护的条件下不失为海商生存的一种选择特别是在海盗控制区内官方的海关收不到商税而海盗所取有限不如海关之层层曷剥大多数商船会做出这种选择

2交纳船只货物与人质的赎金

对于按规定交了保护费的船只海盗实行保护对不交纳保护费的船只海盗则要进行查扣通常对所劫船只货物进行估价提出赎金价码这是海盗收入另一个主要来源赎金除现金外或以海盗急需的航海器具硝磺米粮等物品来交换人质赎金则以其家庭背景及财务状况而定由人质书写家信通知家人依期付款

蔡牵对非盗区未领执照纳税的商船加以重罚扣留船人质索取赎金。“勒索商船重载须番银八千元轻载五千元方听取赎(12)。“查节年五月内台湾糖船出口时该匪船每窜至澎湖及鹿耳门一带伺劫。”《台阳笔记描述说: 每当四五月间南风盛发糖船北上则有红篷遍海角( 贼船多以红篷为号) 炮生振川岳( 贼船之炮大者重三千斤小者五六百斤) 风送水涌瞥然而至者乃洋盗勒索之期也大船七千中者五千小则三千七日之内满其欲而去否则纵火烧船为乐。”(13)蔡牵攻打台湾招聚亡命用去番银一百余万两郑兼才诗蔡骞逸出鹿耳门闻信感作不悔空挥百万金之句我们没有发现蔡牵船帮经商的记录这一大笔钱财应是收取商税和赎金而来的

海商在船只遭遇海盗劫持时交纳赎金是损害自身经济利益的保全行为是不情愿的被动的选择

此外海盗一旦抢劫了商船会将上船商船上的工作人员拉到自己船上使用以补充自己的实力如嘉庆七年九月十九日阮元在给嘉庆帝的奏折中提到据在普陀洋面捕获的海盗交代本年二月曾在福建湄洲洋面行劫海澄商船拉掠舵工水手九人”(14)类似的记载在当时官员上报的关于捕获海盗的奏折中是不难发现

3接济水米改造船只

海盗除了向商船勒赎外其中一部分商船被劫而转化为盗船海盗船上所需水米武器除了依赖沿海居民接济之外在海上活动的商船商人也会为海盗捎带日常需要的水米物资以及军需物资

上海县志中记载牵所需粮米火药实潜通邑之奸商偷载出洋有脚夫担皮蛋下海过酒肆取蛋下酒去泥壳乃火药也”(15)从中可以看出为了能够偷运接济商人们费了心思对所带物资进行乔装改扮而除了这些水米火药要有些海商还会帮助修造船只

嘉庆八年( 1803) 渔山之役牵几获牵畏霆船厚赂闽商更造船大于霆令商载货出洋济牵用而伪以初劫报官牵遂能渡横洋劫台湾米数千石及大横洋台湾船”(16)在福建沿海部分商船转化为蔡牵的海上力量甚至有海商代蔡牵建造大型商船厚赂闽商更造大于霆船之船先后载货出洋伪报被劫”(17)嘉庆十一年( 1806) 蔡牵在鹿耳门窜出时篷索破烂火药缺乏一回内地在水澳大金装篷燂洗现在盗船无一非系新篷火药无不充足。”如果不是当地有实力的海商支持他蔡牵断不可能恢复地这么快

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与李长庚黑水洋最后一战后蔡牵逃脱之时只剩下三只船十三年闰五月蔡牵再次出现在粤省洋面原来仅剩的三只船已经变成同帮共有船四十余只”(18)阿林保推测是勾结艇匪连腙实际上这些船是蔡牵战败后蹿到越南洋面先把本帮船拆毁然后有粤洋盗首乌石二挑送蔡逆乌底艇船十余支”(19)那么除了这十支之外的船只其他的可能是蔡牵抢夺的商船重金购买的商船的可能不是没有与蔡牵如此精良高大的船相比水师的船只情况的要差很多五月二十六日许松年所带兵船从海口驶至广东电白洋面所带师船在粤洋日久兼屡次遭风篷索桅柁多损坏一切物料粤省无从购觅”(20)只好等回到厦门再大加修理海盗帮派很容易就弄到高大船只而官方常在粤洋却无处可以买到用以修补船只的材料此种情形令人诧异其中缘由恐难讲明

4盗勾结共同打劫

作为当时在海上两大主要活动的社会群体海盗除了要通过抢劫海商壮大自己的实力获取利益外有时候两者还会合作共同设定抢劫目标实现双赢嘉庆十年四月初三香山知县彭昭麟的理事谕提到在澳门海域近来盗船勾结盐船带进澳内河边晚间欲登岸杀劫番人殷实富厚之间。……今不法之徒复尽如初日间聚赌夜间窝留穷匪扰害唐番”(21)盐船不法水手同照新令掠半通盗匪若聚港内于行劫必便。(22更有甚者有时海商有时自己主动下海为盗张师诚在提到整治沿海私盐贩运问题时曾提到东南滨海民情刁悍轻于犯法私盐充斥缉捕稍懈则官引滞销查禁严急则又入海为盗。(23可见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盐商经常携带私盐出海贩运谋求更多的利润一旦官方查禁严厉他们难以从中获利时这些盐商就下海为盗直接参与海上的抢劫行动另辟财路

由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海商与海盗是不同的海上社会群体但互为依存海商为保护海上商业利益需要武力做后盾; 海盗则以海上商业活动为生存的前提海盗与海商一样都有追逐海利的特性他们之间既是对立物又是合作伙伴有时还相互转化。“所不同者商船以买卖为手段崇拜金钱以富为尊; 盗船以抢劫为手段崇拜暴力以强为尊。”(24

海商与水师的关系

海商与清朝水师之间因为海盗的问题也存在错综复杂的关系

1为水师捐钱造船

海商为避免海盗劫船勒赎寻求官府和水师的保护或捐钱造船或者提供水师官兵的粮饷衣裳如嘉庆十年十二月十六日上谕档中记载: 据玉德等奏厦门大担门外及镇海料罗一带洋面商船来往经行近因洋匪乘间肆劫该处行商呈请捐造巡船二十隻添募兵八百名各行商每年公捐番银四万元以为兵丁月饷米折出洋口粮及燂洗船支修换篷索之资等语大担门等处洋面商贾船支络绎往来该商等捐造巡船藉资保护其事尚属可行即燂洗船支更换篷索,一并捐资修整,亦无不可。”(25嘉庆十一年( 1806) 洋盐两商公捐二十万两为剿捕洋盗经费之用。”(26嘉庆十三年( 1808) 行商金天德等呈请捐造巡船二十支,添募兵丁八百名,并每年公捐番银四万元以为兵丁舵水等月饷米折口粮及燂洗船只修换篷索之费。”(27

除了捐钱造船提供水师官兵的粮饷外,遇有修筑防御工事以抵制海盗的活动时,清朝政府会要求商人来捐赠部分款项因为也是受益者,商人去捐助这部分款项,以帮助官兵对海洋的巡防任务例如,嘉庆七年,蔡牵攻击大小担岛,抢夺炮台军械随后,官方便在此处修建山寨除了当时的官员捐赠了各自数量不等的养廉银外,厦门的一些商户交行也是捐赠了的

闽浙总督部堂玉捐廉三百两; 福建巡抚部院李捐廉三百两; 布政使司姜捐廉二百两; 按察使吕使司成捐廉一百两; 粮储道赵捐廉一百两; 盐法道捐廉二百两; 兴泉永道庆捐廉四百两; 厦防同知袁捐廉四百两; 职员: 吴自良捐番六百员; 吴自强捐番六百员; 洋行: 合成捐番六百员; 元德和发共捐番六百员; 商行: 恒和天德庆兴丰泰景和恒胜源远振隆宁远和顺万隆小行: 同兴承美隆胜益兴万成庆丰联祥源益瑞安坤元振坤振兴鼎祥聚兴联成丰美万和联德捷兴; 台郊广郊

共捐番银四千八百三十员。”(28

清朝官府为对付海盗,也要求与海洋活动相关的各地商人接受捐造任务,或者出钱,或者出物周琍根据清人何兆灜编修的光绪两广盐法志卷四七捐输中的记载,整理统计发现,从嘉庆九年( 1804) 到嘉庆十五年( 1810) ,仅在此中记录的两广盐商向朝廷捐赠的用于修造米艇剿捕洋盗的费用就达821100 两之多。(29嘉庆九年( 1804) 七月,两广总督倭什布等奏言,此次驾回省河应修米艇五六十支除应人运厂修理之21 支由局运两商捐修外,尚有府厂应修米艇三十五支……米艇船身宽大,工料厚实,每届修理需费浩繁运厂应修米艇向各商捐办,原以该商等出海运盐道靖,亦于盐务有益,嗣后每届修造时由运司先行筹款垫发,仍分年由运商等捐还归款,不必动用经费。”(30

捐钱造船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沿海商人的负担。“前据金门镇许松年禀称,前项巡船二十只,因涉历波涛,易于损坏,业经节次垫项修整今冲碎一只,又桅舵槓具船身破坏不堪驾驶者十五只仅存四只,亦均渗漏查此项船只,成造之初,本系行商叫匠包办,钉稀板薄,不耐风浪,即使动项修理亦于捕务不能得力等情形,臣等随饬藩臬两司,查议去后字据藩司景敏臬司庆保会详转据厦防同知详复,该商金天德等呈称,近年来,海产不丰,商力渐兴竭蹙,前捐船只将及三年,朝夕在洋驾驶以致击碎破损,修费浩繁,商等一时未能捐办现在厦门大担一带洋面较前宁静,毋须巡船防护至缉捕蔡朱两逆亦有奏明新造大同安梭船二十只,又挑雇横洋商船三十五只,足资追剿若将此项低小巡船配兵随缉,不但不能得力,且多累坠恳请将损坏原船给还变价以省繁费所有前此官为垫修银两情愿照数缴还。”(31

2大型商船被挑选加入水师

嘉庆十一年( 1806) 七月初三日,嘉庆帝令福建巡抚温承惠承造大同安梭船三十船,或照前议,仍凑足四十号造船不及,该处商船似此坚固宽大者自复不少,……或向商民雇用,或用价购买归公,先得若干号,交与李长庚应用。(32)”九月二十五日,又令温承惠即雇用大号商船四十只十月初七日上谕: 其所雇商船四十只内,将来即择其坚固高大者,给予价值,购买二十只,以抵续造二十只之数。”所雇商船,经副将王得禄挑选,有五船过形笨重,不适于用( 十一月二十四日上谕) 至十二月,新造大船二十只,经李长庚验明换驾出洋,另挑米艇同安梭船二十只,及另雇商船三十五只,交王得禄许松年统带归帮,水师战船的劣势从而得到扭转

除了商船直接被挑选加入水师之外,商船还经常担负起运送水师班兵和粮饷的任务如嘉庆十一年三月初九玉德的奏稿中就曾提及现在驻防满兵一千名配坐商船十支于三月初八日放洋东渡,兵力加厚,更不难根株。”(33现又委弁押运粮米二千五百石,随同驻防满兵过台,计算解往米及各兵裹带口粮已足敷九月之需。”(34

通观嘉庆年间追剿海盗的过程,一旦兵船不够,雇募商船,挑选大船补充水师队伍的情况很多几乎每一次大规模部署追剿海盗计划中,都会涉及雇用商船一事十三年闰五月初,朱濆再次率船出现在大鸡笼洋附近,阿林保等立即檄调福宁镇总兵周国泰带兵度过淡水会剿饬令添雇商船十余支交安平邱良功迅速管带赴滬尾扼住要路随后台湾道清华续到大商

船内挑雇十支交邱良功配齐带往”(35)

3海商中熟悉海洋的水手舵工被征用到兵船

海商的船上都有雇募的水手舵工,其中一些人多年在海上往来,熟悉沙线,对于海路轻车熟路,有着丰富的海上航行经验,水师在调派商船入伍捕盗之时,是连船带人一起招用的例如,十三年五月,朱濆船只又出现在噶玛兰一带,为了防止其再次攻占这,清廷水师严防部署兵力在阿林保和张师诚的奏稿中就曾提到预雇熟悉台洋沙线舵工二三十名以备内地兵船到时派拨导引。”并且所雇商船舵工价值口粮准其其将来据实详报作正开销”(36)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19 世纪初东南海域的三大海洋社会群体之间存在错综复杂的关系海商为了自身的生存,根据面临的航运环境条件,在海盗水师之间做出不同的选择海商的艰难处境反映了当时海洋社会的衰落

注释与参考文献:

1清稗类钞,中华书局, 5305

2军机处录副奏折,嘉庆元年二月三日京畿道监察御史宋澍奏片

3军机处录副奏折,嘉庆五年七月十六日浙江巡抚阮元等奏片

4发掘蔡牵祖坟奏片,明清宫藏台湾档案汇编,第104 册, 87 页,北京,九州出版社, 2009

5道光厦门志,卷十六

6)《清史稿卷三百五十列传一百三十七

7公立约单的详细内容见历史档案1989 年第4期, 19

8详见张中训,清嘉庆年间闽浙海盗组织研究中国海洋史发展论文集第二辑, 190191

9军机处录副奏折: 嘉庆八年三月三十日闽浙总督玉德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10嘉庆八年二月乙丑日上谕。《嘉庆道光两朝上谕檔,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 册, 2000

11明清史料庚编上册,487

12嘉庆十一年六月初九日温承惠奏,剿平蔡牵奏稿,北京: 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516 页,2004

13翟灏,台阳笔记,台北: 台湾古籍出版有限公司, 27

14浙江巡抚阮元为审办普陀洋面被获之赖窟舵等人情形奏折,嘉庆七年九月十九日,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

15( ) 应宝时修,俞樾纂,同治朝上海县志卷十一,兵防·历代兵事,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2003

16焦循,神风荡寇后记雕菰集19

17焦循,神风荡寇后记雕菰集19

18嘉庆十三年六月十九日,闽浙总督阿林保奏稿,清宫宫中档奏折台湾史料( 十一) 634

19嘉庆十三年六月二十四日,闽浙总督阿林保奏稿,清宫宫中档奏折台湾史料( 十一) 641

20同上, 642

21嘉庆十年四月初三,署香山知县彭昭麟为复原禀盐船勾通盗船伺劫等事下理事官谕,葡萄牙东档案馆藏清代澳门中文档案450

22嘉庆十年,香山线程衙门为盐船水手不法通匪等事行理事官文餐抄件,葡萄牙东档案馆藏清代澳门中文档案451

23( ) 张师诚,一西自传年谱台湾文献汇刊第六辑,第四册,九州出版社厦门大学出版社,120页, 2005

24杨国桢,中国船上社群与海外华人社群,原载海外华人研究论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1 12转引自瀛海方程,海洋出版社,2008 年,161

25嘉庆十年十二月十六日上谕,嘉庆道光两朝上谕档第十册页

26( ) 阮元修,伍长华纂: 道光两广盐法志卷二九捐输,道光十六年刊本

27阿林保张师诚奏,为商捐巡船损坏过甚不堪配缉应请给还发价以卹商力,嘉庆十三年正月初六,台北; 故宫博物院; 清宫宫中档奏折台湾史料( 十一) 575

28何丙仲编撰: 厦门碑志汇编,第115 现在该碑保存于厦门大学校内

29详见周琍清代广东盐商捐输流向分析盐业史研究2007 年第3 期, 22

30( ) 阮元修,伍长华纂: 道光两广盐法志卷二九捐输,道光十六年刊本

31阿林保张师诚奏,为商捐巡船损坏过甚不堪配缉应请给还发价以卹商力,嘉庆十三年正月初六,台北; 故宫博物院; 清宫宫中档奏折台湾史料( 十一) 575

32台湾道任内剿办逆匪蔡牵督抚奏稿( ) 台湾文献汇刊,九州出版社厦门大学出版社,565 页,2005

33台湾道任内剿办逆匪蔡牵督抚奏稿( ) 台湾文献汇刊,九州出版社厦门大学出版社,129 页,2005

34台湾道任内剿办逆匪蔡牵督抚奏稿( ) 台湾文献汇刊,九州出版社厦门大学出版社,139 页,2005

35嘉庆十三年六月二十一日,闽浙总督阿林保福建巡抚张师诚按察使衔台湾道清华奏稿,清宫宫中档奏折台湾史料( 十一) 638

36嘉庆十三年六月初六,闽浙总督阿林保福建巡抚张师诚奏稿,清宫宫中档奏折台湾史料( 十一) 630

                                                                    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2011年02期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第十二届国际清史学术研讨会在…
黄兴涛、王国荣编《明清之际西…
《清史研究》投稿须知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网上工程
国家清史编纂委会召开“清代经…
清史目录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委员名单
  最新信息
黄兴涛:清朝时期“中国”作为…
清史研究所合作伙伴香港科技大…
北京大学房德邻教授专题讲座“…
“《缙绅录》量化数据库与清史…
2018年8月:第八届晚清史研究 …
“清代政治史研究学术工作坊”…
李中清教授 演讲系列
马大正先生到“中国古代史研究…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