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首页|本所概况|新闻动态|本所学人|学术前沿|本所成果|人才培养|学术刊物|基地管理|清史纂修|清史文献馆|清风学社
  
点击热点 专题研究 理论探微 会议书讯 文献刊佈 学人荟萃
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整站文章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 点击热点 >> 详细内容
刘小萌:清代满人的姓与名
来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点击数:6506 更新时间:2014-7-6
 

原文出处:《吉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4 年第 1 期,第17

作者简介:刘小萌(1952—),男,北京人,吉林师范大学满族文化研究所双聘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清史,满学。吉林师范大学 满族文化研究所,吉林 四平 136000;中国社会科学院 近代史研究所,北京 100732

基金项目:吉林省哲学社会科学基金博士扶持项目(编号:2012BS15);吉林省教育厅社会科学研究项目(编号:吉教科文合字[2014] 108 号)

摘要: 清代满洲人简称满人,为今日满族的先民。满人的姓氏与命名,是其传统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曾被清朝统治者提到“满洲根本”的高度而极力维持,但在汉文化影响下仍不免发生深刻变化。 本文依据清代官书、契书、碑刻、家谱、私家笔记,对清代满人姓氏命名系统,从七个方面作了初步考察。 旨在说明:满人的姓氏命名系统,在内容上具有丰富多样、时间上具有流变性强、受汉文化影响强烈等特征。 这些特征的形成,与满人传统文化的源远流长、社会发展的独特环境、外部条件的多样性以及满汉文化日益陶融的发展趋向是分不开的。 不过,迟至清末,满人的姓氏命名系统,仍在一定程度上保存着自己的特征。 这不仅是满人有别于其他族人的一个文化符号,也是其实现自我认同的重要依据。

关键词:清代;满人;满族;姓氏;命名

关于清代满人姓名问题,迄今已有不少撰述。 大致可分二类:一类,为清代官私文献所记;再一类,出自今人记忆和追述。 对前类记载,长期以来,学界尚少系统整理和研究;而在后类撰述中,则以满族故老的历史记忆较为珍贵。 尽管说法不尽相同,却大大丰富了今人的认知。 但此类撰述也存有一个局限,即所记大多凭依个人记忆,至于记忆是否准确,在代际传承过程中是否有附会、臆测、乃至杜撰的成分,则完全无从查考。 这或者就是目前有关满族姓氏与命名问题言人人殊、说法纷呈的一个原因。 由此看来,回归历史的原点,即以清代文献为基础展开探讨,就具有了独特价值。这正是笔者撰写本文的初衷。本文重点利用清代官书、契书、碑刻、家谱、私家笔记,对满人姓氏命名系统,从姓氏、名字、字与号、辈字排名、法名、避讳用字、更名冠姓等七方面,略作考察。

一、姓氏

雍正十三年(1735 年)敕修、乾隆九年(1744 年)告竣的《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八十卷,是清朝大型官修旗人谱书,内收录“国姓”即皇族爱新觉罗姓以外的八旗满洲姓氏七百四十一个,蒙古、高丽、汉姓五二五个,合计一二六六个。 此外,乾隆朝官修《清朝通志·氏族略》十卷、《钦定八旗通志·氏族志》八卷,对《八旗满洲氏族通谱》亦有补充。 上述官书,奠定了后人研究清代满人姓名问题的文献基础。

满人姓氏,来源复杂。 以部为氏者,有瓜尔佳氏、钮祜禄氏、赫舍哩氏、纳喇氏、科尔沁氏、察哈尔氏、辉和氏、叶赫氏、土默特氏、巴颜氏、富察氏等。 以地为氏者,有马佳氏、栋鄂氏、郭啰罗氏、兆佳氏、章佳氏、萨克达氏、瓦尔喀氏、宁古塔氏、瑚锡哈哩氏、佟佳氏、性佳氏等。 以姓为氏者,有钮祜禄氏、舒穆禄氏、那木都鲁氏、赛密勒氏、尼沙氏、博和哩氏、辉罗氏、乌苏占氏等。 以名为氏者,有石氏,国初功臣石国柱,本姓瓜尔佳氏,父石翰,居辽东,因名有石字,遂以为氏。 顾氏,顾八代,官礼部尚书,本姓伊尔根觉罗氏,自八代开始子孙以顾为氏。 鄂氏,鄂拜,官国子监祭酒,本姓西林觉罗氏,自鄂拜起,子孙以鄂为氏。 省言为氏者,佟养正之祖本姓佟佳氏,因贸易关中其子孙俱以佟为氏。 强氏,包衣强效,本姓强恰哩氏,自强效始,其子孙以强为氏。 同族异氏者,伊尔根觉罗氏,其别支为蒙鄂啰氏、巴雅喇氏;乌灵阿氏,其别支为乌尔达氏;瓜尔佳氏,其别支为石氏;佟佳氏,其别支为佟氏。[1]

满人之姓,有源自女真者,即《清朝通志·氏族略》卷首所称:“今以《通谱》所载考诸往史,满洲氏族见于金史者什之三,蒙古氏族见于元史者什之一。 ”其源于金女真者,《钦定八旗通志·氏族志》“八旗满洲谱系”首列完颜氏。 文中“谨案”:“完颜为大金国姓,我朝诞膺天命,金源族裔,旧隶八旗旧谱。 原列第二十八卷,今谨遵圣谕,仿《通鉴辑览》,明祚既移,犹存宏光 (弘光) 年号之例, 仍编于八旗满洲氏族之首。 ”据《清朝通志·氏族略》,源自金女真者尚有瓜尔佳、钮祜禄、舒穆禄、赫舍哩、那木都鲁、纳喇、额苏哩、尼沙、温特赫、博和哩、温都、辉罗等诸多姓氏。

满人之姓,有源自蒙古者。 《钦定八旗通志·氏族志》“八旗蒙古谱系” 首列博尔济吉特氏。 文中 “谨案”:“ 博尔济吉特,大元之姓,与内扎萨克四十九旗及喀尔喀四部落台吉俱系元代后裔,藩长均应汗王、贝勒、贝子、公封爵,同为我朝臣仆,岁时朝觐,奔走络绎,无外之规,实前代所未有。 今纂八旗氏族志书,谨遵旨,以博尔济吉特氏载于蒙古姓氏之首。 ”源自蒙古尚有萨尔图、 蒙古尔齐、 郭尔罗特二百三十五氏。

满人之姓,有源自朝鲜(高丽)者。 《钦定八旗通志·氏族志》“八旗高丽谱系”首列李氏。 文中“谨案”:“李氏系出高丽国王之姓,我国家肇兴东土即称臣内属。 其氏族隶满洲旗分甚繁,今纂八旗氏族志书,谨遵旨,以李氏列于高丽姓氏之首。 ”源自高丽(朝鲜)者有韩、张、柏、金等四十三氏。满人之姓,有源自汉人者。 《钦定八旗通志·氏族志》“八旗汉军谱系”共列张、高、陈、胡、黄等二百四十六氏。 满人董鄂姓,相传是金女真时被掳宋朝宗室之后[2]。汉人女子嫁入满洲人家,多改称“某佳氏”。 高斌,内务府镶黄旗第四参领第一旗鼓佐领下汉姓人,乾隆朝大学士,女嫁弘历于潜邸,弘历即位后晋皇贵妃(慧贤皇贵妃)。 高斌一族,蒙恩由内务府镶黄旗抬入满洲镶黄旗①。 嘉庆二十三年(1818 ),命玉牒内改书为高佳氏[3] 在《清朝通志·氏族略》中,高佳氏被列入“满洲八旗姓”。 内务府镶黄旗包衣陈希敏,有女嫁圣祖玄烨,封勤妃。 雍正十二年(1734 年)九月,奉旨:勤妃母之外戚,著出包衣,入于本旗。 其族人七十余,即编为一个佐领,令其族人管辖。 乾隆初,尊封纯裕勤太妃[4] 根据《八旗造送奏折事件清册》中《已入满洲姓氏》档记载,陈氏一族,原系太祖努尔哈赤时海城来归“旧尼堪”(陈汉人) ,编入镶黄旗满洲包衣牛录,后隶内务府。 陈氏一族获准抬入镶黄旗满洲,改“陈佳氏”,相关档案题名“已入满洲姓氏”,表示汉人陈氏一族转为满洲氏族[5] 弘历在潜邸时,娶魏氏,内管领清泰女,入宫为贵人,晋贵妃。 乾隆二十五年(1760 年),生仁宗颙琰,进皇贵妃。 六十年(1795 ),颙琰立为皇子,册封孝仪皇后。 魏氏因系外戚,由内务府镶黄旗抬入满洲镶黄旗,魏氏改称魏佳氏,时间在嘉庆二十三年(1818 )[3]20

满人与他族通婚的结果,形成许多跨族姓氏。 据《清朝通志》卷三至五《氏族略·满洲八旗姓》,仅“满蒙两见”的姓氏就有:马佳氏、纳喇氏、完颜氏、乌扎喇氏、李佳氏、黄佳氏、章佳氏、蒙古尔济氏、留佳氏、珠佳氏、叶赫氏、拜佳氏、塔坦氏、兆垒氏、莽果氏、博尔济氏、陶佳氏、巴颜氏、瑚佳氏。 其他满人之姓而与索伦(鄂温克)、锡伯、赫哲、达斡尔诸族兼通者,实繁有徒。

满人之姓, 有得自皇帝赐姓者。 早在清开国时代,就有汉人刘姓,满名“洛翰”,因扈从努尔哈赤受伤致残,被赐姓觉罗。[6]据《清朝通志·氏族略》:国初功臣瓜尔佳氏吴拜、 舒穆禄氏纳木泰、 佟佳氏扈尔汉、纳喇氏卓纳、兆佳氏满平阿,太祖努尔哈赤均赐姓觉罗氏。 创制满文之额尔德尼,原姓纳喇氏,奉太宗皇太极谕旨入硕色族中,赐姓赫舍哩氏。 布恕库,本姓温徹亨氏,皇太极赐姓乌鲁氏。 准泰,官广东巡抚,本高丽那姓,奉旨赐姓满洲之纳喇氏。 翁金,官翰林院侍读学士,员外郎浑金养子,原籍江西,本姓无考,圣祖玄烨命编入满洲姓赫舍哩氏。 索绰罗氏,内务府正白旗满洲人,也是以科举闻名的内务府世家。先祖布舒库,任内务府司库。 子都图,内务府郎中,因身健如石,圣祖赐汉姓石。 索绰罗氏发家,已在清中叶,最出名者有嘉庆年间大学士英和。 英和的父亲德保和堂伯观保,都是进士出身,均选翰林院庶吉士,散馆后观保任翰林院编修,德保任翰林院检讨[7] 后来,观保官至礼部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德保官至广东巡抚、礼部尚书。

满人之姓,有通过更改而来者。 蒙鄂啰氏,本姓伊尔根觉罗氏,氏族甚繁,分居东西二寨,西寨改为蒙鄂啰氏;巴雅喇氏,本姓伊尔根觉罗氏,东寨改为巴雅喇氏。 纳喇氏,星根达尔汉,蒙古人,本姓土默特,因灭纳喇姓部,据其地,改姓纳喇氏;昂古里、星古里,辉发人,本姓伊克达哩,后依呼兰人噶扬噶土默图姓纳喇氏,遂改姓纳喇氏。 富明阿,本姓萨克达氏,世祖福临命承袭伊舅乌尔丹世职,因改姓赫舍哩氏。 乌鲁理,本姓乌苏氏,世宗胤禛命过继其舅大学士富宁安为嗣,因改姓富察氏。 敏森,本姓那木都鲁氏,世祖福临命承袭其妻之外祖纠纳世职,因改姓库雅拉氏。

满洲诸姓中,有所谓“八大家”,即 “八大姓”。 其中,又有宗室八大家与异姓八大家之别。 宗室八大家指清朝“世袭罔替”“与国同休”的八大“铁帽子王”,见宗室奕赓所撰《佳梦轩丛著·煨柮闲谈》。 异姓八大家则指满洲开国八大功臣之后,因无“钦定”一说,故具体指哪八家,说法不尽一致。 雍正《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将瓜尔佳、钮祜禄、舒穆禄、赫舍哩、他塔喇、觉罗、佟佳、纳喇等八姓列为满洲八大著姓。 礼亲王昭槤《啸亭杂录》卷十:“满洲氏族以瓜尔佳氏直义公(费英东)之后,钮鈷禄氏宏毅公(额亦都)之后,舒穆禄氏武勋王(杨古利)之后,纳兰氏金台吉之后,董鄂氏温顺公(何和哩)之后,辉发氏阿兰泰之后,乌喇氏卜占泰之后,伊尔根觉罗氏某之后,马佳氏文襄公(图

___________________

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奉天高佳氏家谱手写本。

海)之后,为八大家云。 凡尚主选婚,以及赏赐功臣奴仆,皆以八族为最云”①。 清末大学士崇彝《道咸以来朝野杂记》则称:满洲八大姓为钮祜禄氏(译姓郎)、瓜尔佳氏(关)、舒穆禄氏(舒)、那拉氏(分叶赫、辉发二那拉)、完颜氏(王,或有姓金者)、富察氏(傅)、费莫氏(费)、马佳氏(马)、章佳氏,实为九姓,然费莫、马佳两姓原系一族。 杨同桂《沈故》则称满洲八大姓为瓜尔佳、钮祜禄、舒穆禄、董鄂、辉发、乌喇、马佳氏[8]。昭槤、崇彝均为满蒙世家,说必有据,而所说岐互,乃因时代不同,识见有异,故不必拘泥于一说。 崇彝之说晚出,应反映清末人对满洲八大姓的理解。

满人原用本姓,后改汉姓,此现象自明末清初已露端倪。 改姓有几种方式:一种意译:皇室爱新觉罗氏的“爱新”,满语原意为金,后改姓金;萨察氏的“萨察”,原意为“盔”,因用“隗”为姓;宁古塔氏,意为“六”,改姓为刘;乌雅氏,满语为猪,改姓为朱;钮祜禄氏(钮赫),原义为“狼”,改姓为郎。 一种取本姓之第一字为单字姓:舒穆禄氏、舒舒觉罗氏改为舒氏,富察氏改为富氏,董鄂氏改为董氏等。 满人原为双字或多字姓,改单字姓后,则易与汉姓混淆。 又一种,以汉字谐音取代本姓,如瓜尔佳氏改姓关,裕瑚鲁氏改姓于,布尼氏改姓卜等。

满人冠汉姓现象虽发端于关外时期,但其普及,应在进入北京以后。 一般说来,满人取汉姓,多与自己的族姓保持一定对应关系,不过,在碑文中,还有一些有趣的另案。 顺治十二年(1655 年)三月刻《王法哈墓碑》,汉文部分为:“顺治岁次乙未季春吉旦诰赠通义大夫法哈王公之墓”, 满文部分为:“ijishūndasan i juwan juwe ci aniya ilan biyai sain inenggi guwalgiya halai sargan ilibuha. g’oming bume amcame fungnehe doro de husun buheamban faha i eifu”②。 满文部分提到,该碑为法哈之妻瓜尔佳氏所立,为汉文部分所无;而汉文部分谓法哈汉姓为“王”,满文部分却略而不言。 综合满汉两部分文字,不仅确认王法哈为满人,还说明满人入关初已习惯冠汉姓。 满洲瓜尔佳氏,一般冠汉姓为“关”,而墓主法哈却冠汉姓为“王”。 这究竟反映满洲人冠汉姓带有很大随意性,还是另有原因,值得思考。 康熙十七年(1678 年)《安氏茔地碑》载:满人翁格清,旧以赵为姓,入关后,他为祈祷子孙世世平安,“乃令举族咸以安为氏”。其子遂称安泰③。 满人改汉姓的随意性,由此可见一斑。

尽管许多满洲男子的姓名已趋汉化, 但仍在某种程度留有本族特色。 相形之下,在香会碑题名中,凡满洲已婚妇女均称某门某氏,如伊门关氏、那门赵氏、苏门卜氏、穆门赵氏,等等。 前为夫姓,后为妇姓。如此表述,与汉人妇女如出一辙④。 惟有觉罗门刘氏、觉罗门王氏、觉罗门纪氏、全门觉罗氏、胡门富氏之类,以其满人姓氏的特殊性,将身份显露无遗⑤。

乾隆帝把保持满洲本姓提高到捍卫“满洲根本”的高度来认识。 乾隆二十五年(1760 年)谕:八旗满洲、蒙古皆有姓氏,历年既久,多有弃置本姓沿汉习者。姓氏者,乃满洲之根本,所关甚为紧要。今若不整饬,因循日久,必各将本姓遗忘不复有知者[9]。又谕:满洲名氏从来都是取满语与汉语对音来书写汉字,不准依附汉姓,有意牵混。 他要求满人名字的第一个字不准用汉姓的姓,以免引起误解。 有满人名“陶光”者,“陶”是汉人常见的姓;又有名“郭布亨”者,“郭”也容易令人联想到汉人郭姓,他们都受到乾隆帝申斥。

满人习惯,凡公私文牍称名不举姓,人则以其名之第一字称之,若姓然。[10]但以名为姓很容易与汉人姓名混淆,故此种现象多次受到乾隆帝的斥责。 乾隆三十二年(1767 年),吏部带领引见有叫满吉善者,大臣留保之子。 弘历谕旨称:其名满吉善者,竟以满为姓矣。 朕将满吉善之名改为吉善。 吉善乃系觉罗,甚属尊贵,吉善竟不以觉罗为尊,以满为姓,照依汉人起名,是何道理? 似此者,宗人府王公等理应留心查禁,今竟不禁止。 王公所司何事? 恐其尚有似此等者,著交宗人府王公等查明,俱行更改,将此严禁⑥。

二、名字

满人取名,同样内容丰富,来源复杂,不妨作一概括梳理:

爱新觉罗氏命名,早期受蒙古文化熏陶。 被清朝尊为肇祖的孟特穆,即蒙古人常用以取名的“孟哥帖木儿”(意为银铁)。 太祖努尔哈赤诸子侄中,阿敏(蒙古语“气息”意)、济尔哈朗(“幸福”意)、皇太极(“王子”意)等,都是蒙古名字。

满人早期风俗朴而不雕, 因受渔猎采集传统影响,常取禽鸟、猎具命名。 在努尔哈赤家族内,多尔衮词意为“獾”、固尔玛浑词义为“兔子”、博和托词意为“驼峰”、杜度词意为“斑雀”等。 满人阿穆瑚兰,即“哨牲口的口哨”;伊斯哈,即“松鸭”;乌勒格善,即“一年的鹿”;纳辛,即“马熊”;那满,即“山羊”;噶鲁,即“天鹅”;萨克达,即“母野猪”;鄂硕,即“架鹰的三指皮巴掌”;尼鲁,即“披箭”;萨喇,即“箭桶”;苏纳,即“牵狗的绳子”;逊塔,即“顽鹰的网兜”;鄂费,即“打野鸡的脚套子”。 不一而足, 俱详宗室奕赓:《清语人名译汉》。[11]

满人先世生活简朴,刳木为器。幼子命名,又有察哈喇(柳瓢)、萨马拉(大木碗)、阿卜萨(桦皮桶)之类。

___________________

类似说法见徐珂《清稗类钞》第 5 册,第 2144-2145 页。北京:中华书局,1984 年。

顺治十二年三月《王法哈墓碑》,载北京图书馆金石组编:《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下简称《拓本汇编》)第 61

册,第 75 页。北京:中州古籍出版社,1990 年。

载《拓本汇编》,第 63 册,第 122 页。

康熙四十一年二月《曹国相创善会碑》,载《拓本汇编》第 66 册,第 6 页。

乾隆十三年三月《供茶会碑》,载《拓本汇编》第 70 册,第 18 页。

光绪《宗人府则例》卷一,第 22 页下 23 页上,光绪三十四年(1908)刻本。

新生儿的排行或身体某个部位或特征, 也构成名字来源。 克勤郡王岳讬,意为傻公子、呆子;贝子傅喇塔,意为烂眼边;豫亲王多铎,意为胎。 舒尔哈齐第八子贝勒费扬武(芬古),意为“老疙瘩”,即幼子,努尔哈赤第十二子阿济格,意为“小”。 颖亲王萨哈廉,意为“黑”;贝子博洛,意为“凉帽”。

满人有用数字命名之俗。 某人出生,祖父适值七十岁,因取名“那丹珠”(满语“七十”之意)。 以后流行直接用汉语数字命名, 如祖父时年六十二, 即取名“六十二”。

满人早先命名,又有阿勒巴图(村粗)、阿礼(通天鬼)、阿彦托克托(灯笼)、阿勒哈(闪缎)、鄂勒和达(人参)、僧库勒(韭菜)之类,无不随意为之。

满人早期命名直露率真, 与其古朴的生活相得益彰,即便译为汉字,初期亦不以粗陋为羞。 成书于崇德年间的《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努尔哈赤作弩儿哈齐,多尔衮作多里哄。 顺治九年修《清太宗实录》初稿本中,努尔哈赤孙萨哈廉作“查哈量”,侄拜尹图作“摆音兔”,女婿达尔汉额驸作“打儿汗额夫”,宗室篇古作“偏俄”。 以后受汉文化濡染,始将寓意平安吉庆、福禄寿喜一类美好、雅驯的字眼运用于名字中。

满人命名,原有自身传统与特色,入关前已受到汉文化影响。 清初皇室中取汉名者,最有代表性的当属顺治帝福临,取“福之将至”意。 但因实录等官书中皇帝御名为避讳而缺笔,所以“福临”的满文究竟如何书写,无从得知。 福临第二、五、七子分别命名福全、常宁、隆禧,均带有祥瑞之意。 康熙帝自幼习读儒家经典, 深受汉文化影响, 他给十三子至十六子命名,源于《礼记》和《诗经》。 《礼·中庸》载:“国家将兴,必有祯祥”。“祯祥”被认为是吉事的征兆。《诗·小雅·鸳鸯》称:“君子万年,福禄宜之”。 “福禄”二字,多用为吉庆颂祝之词。 十三子名胤祥,十四子名胤祯,十五子名胤禑,十六子名胤禄。 玄烨没有将十五子命名为“胤福”,是避父亲福临的名讳。 胤,意为后代,与下一字配合,寄托了玄烨对后辈的良好祝愿。 根据同时期碑刻, 宗室中镇国公 “构孳”(godzi)、“果色”(goose),也是汉名①。 汉人民间,起名“狗子”的男孩俯拾即是,“构孳”是否脱胎于“狗子”,尚不敢断言。 “果色”又名“高塞”,为清太宗皇太极子,清初著名宗室诗人。肃亲王豪格的儿子取名富寿(fuseo),封和硕显亲王。 既富且寿,取的都是汉语里的吉祥字。 在碑刻中,他们的名字不仅满汉对应,而且是汉名在先,满名只是汉名音译②。

以汉文福寿、吉祥、康泰等吉祥字命名,在清代成为满人习尚。 顺治九年(1652 年),取中满洲状元麻勒吉,授弘文馆修撰,改名氏曰马中骥[12] 诸如文元、永祥、崇善、富祥、贵福、德昌、景和、寿山、福海之类, 都是满人中流行的名字。 这类字词使用频率很高,为避免重复,只好用不同组合加以区别。 乾、嘉名臣、国子监祭酒法式善,字开文,号时帆,本名运昌,高宗弘历特改名法式善, 满洲语黽勉上进。 光绪年间,礼部侍郎宝廷,郑亲王济尔哈朗八世孙,其二子一名寿富,号伯福;另一子名富寿,号伯富。

满人入关后易患痘疫,婴儿多早殇,取佛保、众圣保、众僧保、众神保、观音保、菩萨保、韦驮保等带有宗教色彩名字者屡见不鲜。 康熙十四年《清故淑女黑舍里氏圹志铭》 记辅政大臣索尼长孙女黑舍里氏生前取法名“众圣保”③;又康熙四十四年阿进达墓碑载:阿进达殁后,其妻生一遗腹子,祖母“捧负珍如掌珠,锡以佛名众僧保”,[13]意在祷祝神佛保佑婴儿顺利成长。 这些命名改用汉语,远比满语易说易记,但仍带有满俗特色。

在汉文化影响下, 满人命名呈现由满化向汉化的演变,此等事例在碑文、契约文书、家谱中俯拾即是。 笔者在《清前期北京旗人满文房契研究》一文中,曾就当时北京旗人中的姓名情况, 作了初步概括④。指出,在汉文化涵濡下,满人取汉名或满洲式汉名不再是罕见现象,如契书中“贾宝宇”、“大嘴”之类,都是汉名;八十一、八十四、佛保,则是满洲式汉名;婴儿出生时按祖辈年龄数命名,是满洲旧俗,最初,数字命名使用满语,以后为简便起见改用汉语。 则反映满汉习俗的陶融。

通过康熙年间碑刻, 可以看到满人姓名存在几种并行不悖的类型, 反映了清前期北京地区满人命名的多样性:一类为地道满语名字,诸如萨什库、瓦尔大、舒禄、阿思哈、卜达、克什兔、乌尔兔、鄂那海、色勒、都赖、法保、立哥、阿你妈、聂尔兑、厄义兔、八兔、那尔布等皆是。 一类为满洲特色汉名,如七十四、四十二、三进保、长寿、存住、常寿、常保、常有、福海、奴才、药师保、花子、老米、关保、三达子、黑达子、六十五、贵禄、老哥、保住儿、丫头、索住、观音保、伽蓝保、二哥、进保、常在、来住等。 一类为冠汉姓满名,如王花子、刘保住、刘索住、白阿林兔、王白呀喇、赵拉达里、李五十八、赵六十八、鲍六十七、王克什礼、李五十、刘八十、张六十八、王二吉兔、白八十一、程六十儿、马二吉兔、王八十等⑤。 镶黄旗满洲人恒斋,由部外放,辗转至四川成都后生一子,因起名成都⑥。 则说明满人命名亦具有一定随意性。

___________________

康熙六年五月《构孳墓碑》,载《拓本汇编》第 62 册,第 90 页;康熙十年九月《果色墓碑》,载《拓本汇编》第 62 册,第 177 页。

康熙十四年四月《富寿墓碑》,载《拓本汇编》第 63 册,第 71 页。

载《拓本汇编》第 63 册,第 69 页。

《民族研究》2001 年第 4 期。

康熙三十七年三月二十四日《东岳庙碑》,载《拓本汇编》第 65 册,第 118-120 页;康熙三十七年三月《散司攒香会碑》,载《拓本汇编》第 65 册,第 121-122 页;康熙四十一年七月十六日《重修三义庙碑记》,载《拓本汇编》第 66 册,第 17-18 页;康熙五十一年八月《东岳庙速报司岳武穆鄂王碑记》,载《拓本汇编》第 66 册,第 168-170 页。

《成都及妻库雅拉氏墓表》,载《拓本汇编》第 80 册,第 69 页。

乾隆帝一向把维系满洲命名传统视为保持 “国语骑射”的一个重要保证,屡屡颁行谕旨,对臣属的汉式名字加以“纠谬”。 有宗室名“望瑞”,弘历认为他的名字用汉文联写,竟成汉人名字,下令更改[9]238 又有满人叫“何督”,认为其名与汉人无异,命改“和都”或“赫督”[9]246 乾隆帝规定满人取名只准用两个字,不准用三字,以与汉人相区别。 贵州按察使喜崇福进京谒见,乾隆帝指责说,“‘喜崇福’三字,竟似汉人名”,命他改为尼堪富什浑。 又传谕八旗满洲、蒙古,嗣后旗人内有似此用汉人名者,永行禁止[9]255 嘉庆年间,有觉罗名“觉罗太”,颙琰(嘉庆帝)严斥他“指姓命名致蹈汉人习气”①。

一般情况,汉军旗人自清初以来多用汉姓汉名,但内务府汉姓人或汉军世家, 因与满洲皇室贵族关系密切,几代以后,亦有受满俗影响而取满名者。 内务府汉姓人高斌一族,因与乾隆帝结亲而地位显赫。从第三四代起,高氏族人多改满洲名字。 又如汉军李氏一族,明末辽东总兵、宁远伯李成梁之后,入清之初即有用满名者:李恒忠,满名宜哈纳;恒忠长子荣祖,满名立都;第三子显祖,满名塞伯理。 老二房第八世献祖(一忠子),满名代都(戴都);李鈊(献祖长子),满名华色(花塞);李鑰(献祖次子),满名尹寿。老一房第十世向文,满名色冷(献箴第四子,又写色稜)。 其满名之由来,初由清帝所赐。 恒忠的满名,是任侍卫时太宗皇太极所赐。 其子显祖的满名,是任侍卫时世祖福临所赐。 老二房的献祖,年幼时亦曾担任侍卫,其满名是否皇帝所赐已不得而知。 其实,至少在清前期,在满洲化的汉军家庭中,给新生儿取一个满名,并非寥若晨星的现象。 值得关注的还有汉军郎氏,《郎氏宗谱》(又题《牛胡鲁哈拉家谱》)载自明末至清光绪年间始祖郎玉以下十代世系。 第七世廷辅、廷佐、廷弼、廷相,均以军功发迹,成为汉军名宦巨族。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很大程度上保持汉人传统和文化特性的世家,却在宗谱封面上特意署上《牛胡鲁哈拉家谱》七字。 按:“牛胡鲁”即满语“nioheri”的音译,汉义为“狼”,转义为“郎”。 郎姓,是满洲八大姓之一,载在《八旗满洲氏族通谱》,渊源有自,但汉人郎姓与之风马牛不相及,却偏要使用这样一个满洲姓。其用意,实在耐人回味。 以上情况,与满人不同,不妨说是内务府汉姓人或汉军人在一定程度上涵濡满文化的表现。

三、字与号

清代满人除本名外,又加表字(或称“字”)。 表字即人在本名外所取的与本名有意义关联的另一名字。 人们相互间为表敬重,以表字相称,不直呼其名,益显彬彬有礼。 满人受汉人影响称表字后,称名系统趋于繁缛。 此即文康《儿女英雄传》第二十九回所指:进关后不过百年,风气已为之一变。 满人彼此相见,不问氏族,先问台甫(犹言尊字、大号,即初次见面,向对方请问表字的敬辞)。 久而久之,不论尊卑长幼远近亲疏,一股脑子把称谓搁起来,都叫别号(即名和字以外另起的称号)。

安平郡王岳乐有子二十人,其中五人封爵。 他们中间无杰出的军事统帅, 却涌现出一些痴迷于诗琴书画的高雅之士。 岳乐儿子玛尔浑,自称古香主人,著有《敦和堂集》。 他画的钟馗,被大学问家孙星衍收集。 其弟吴尔占,号雪斋,也能诗善画。 岳乐女六郡主,远嫁蒙古,三十岁即抑郁而亡于草原,据说也是诗画兼工。 她曾画一幅梅花,半株生机盎然,半株几近枯萎, 为悲叹自己命运不济而作, 引起时人的同情。 女孩子能同兄弟们一起吟诗作画,足见这是一个文学艺术氛围浓郁的贵族家庭。

满洲文士, 除表字外, 常用别号表示本人的旨趣、嗜好。 清初满洲诗人鄂貌图,字麟阁,一字遇尧,开风气之先。 高塞,清太宗皇太极第六子,雅好文学,号“敬一道人”。 宗室岳端(或作袁端,蕴端)字兼山,又字正文,号“红兰室主人”,又号“玉池生”、“东风居士”,因是岳乐第十八个儿子,又自称“长白十八郎”。宗室博尔都,字问亭,号“东皋渔父”。 饶余亲王阿巴泰第三代孙文昭,字子晋,号“芗婴居士”、“紫幢轩主人”,又自称“北柴山人”。 雍正以降,满洲贵族中取字、号者蔚成风气。

在满洲子弟中,从清初开始,因为与汉士人频繁往来、唱酬应和,还出现了取双名和别号的习气,这也是满洲旧俗中所没有的。 嘉庆帝曾忆及幼年情况,一次, 乾隆帝见他拿一把折扇, 上面的题画诗句落款,有“兄镜泉”三字,询之是十一阿哥手笔,“镜泉”即十一阿哥自取别号。 乾隆帝立即为两子讲了一番道理,说做这种附庸风雅的事,殊非皇子所宜,皇子读书,只应该讲求大义,使之有益于自己身心,这些寻章摘句的作法都是“末务”,年幼之人怎能学如此虚伪的东西! 乾隆帝声称自己当皇子时从来不私取别号,有过的一个别号还是皇考(指死去的雍正帝)赐的。 我国家以“国语骑射”为本,子子孙孙万勿效法汉人恶习,云云。 为了防微杜渐,他还命将这番话写出来贴在皇子书房墙壁上,让他们触目儆心,永志不忘。 从这件事不难看出,即使对生养深宫的皇子,民间的字号习尚也有莫大吸引力。

四、辈字排名

汉人传统,族人取名流行字辈法,即同辈人取名排一相同字(又称派语),藉以标明行辈、长幼和尊卑。 满人早期命名带有随意性,不同辈分乃至同一辈分族人间常有同名混淆现象。 为杜绝这类现象,命名按照汉俗逐渐使用派语。

康熙年间,首先被满洲皇室接受。 确定皇子名首字用“胤”字,皇孙名首字用“弘”,第二字用“日”旁。乾隆、道光、咸丰三朝,又分别增加各四字,形成“胤、弘、永、绵、奕、载、溥、毓、恒、啓、焘、闿、增、祺”十四代字辈。 字辈一般由吉庆和吉利的单字组成,或五言或四言或七言,缀连起来,琅琅上口,组成代表一定含义、体现一定价值观或对子孙寄与殷切期望的诗句。

升寅在《马佳氏宗谱》序中说:“按代依字命名,

___________________

光绪《宗人府则例》卷一,第 24 页上。

或满或汉,总以本字冠首,名字既免重复,辈行亦易分晓。 ”马佳氏是满洲八大姓之一,族大支繁,子孙命名,每多重复。 道光二年(1822 年),阖族公议,重修宗谱,以笃亲谊而正名号,拟定排辈十六字:文熙启秀,积庆开先,忠诚绍世,谦惠延年。 并规定自第十四代起按文字排。 道光十七年(1837 年),因其中有应避清皇族名讳(“启”字),阖族又商定,由原定十六字内酌定“绍世延熙,忠诚积庆”八字,仍从第十四代排起。

五、法名

除了姓、名、字、号,在满洲幼童中,还流行取法名。 为保佑幼儿平安,许多满人父母按照民间习俗,到寺庙许以“跳墙和尚”,由长老赐给幼儿法名。 所谓“跳墙和尚”,旧著有如下解释:“小儿周岁,……或恐不寿,则有舍在寺观冒为僧道出家者。 其法于是日抱之入庙,予一帚使扫地,其师假作督责笞击之。 预设一长凳,令小儿跨越而过,不可回头,即出庙归家,仿佛逾垣逃遁者,嗣后终身不宜再入此庙。 [14]可见,父母令小儿舍身寺庙,不过徒具形式,跨凳象征跳墙,随即归家,依旧嬉戏。 从此多了一重佛祖的护佑,这应是“跳墙和尚”的真实含义。 满人崇翰池出生时,父母四十余岁,老来得子,非常欢慰,祖母尤钟爱。 许以跳墙和尚,六岁留发,为贤良寺晟一方丈之弟子,赐法名益安。 崇翰池二十一岁时,弟崇霁生,亦许以跳墙和尚,为贤良寺晟一方丈之次弟子,赐法名静安。崇翰池婚后,其长子、次子均许以跳墙和尚,成为贤良寺晟一方丈的长徒孙、次徒孙,赐法名富佑、禅佑。崇翰池生第三子晋堃, 双亲原拟照旧例将此孙满月后仍许以贤良寺为跳墙和尚,不料京师变乱,方作罢论[15] 满人幼儿被许以“跳墙和尚”,获赐法名,成为寺庙俗家弟子。 这反映了民间宗教与习俗在满人中的深刻影响。

满洲完颜氏 《惕盦年谱》(《完颜文勤公年谱》)记,崇实生时祖母恽氏(即麟庆母亲)梦东岳头陀,故命乳名岳保,崇实乳名岳保,故其弟崇厚乳名宗保,取“宗”之义———泰山———山宗。 说明即使满人小儿取乳名,亦受到汉文化影响。

六、避讳用字

帝王时代为了维护等级制度的尊严, 说话写文章遇到君主或先祖尊亲的名字, 不能直接说出或写出,叫作避讳。这本是汉人旧俗,也为满人接受。对满洲皇帝的避讳尤为严格。 《大清律例》卷七“吏律上书奏事犯讳”条:凡上书若奏事,误犯御名及庙讳者,杖八十。余文书误犯者,笞四十。若为名字触犯者,杖一百。皇帝即位之初,务必颁布上谕,宣示敬避之法。自清初至道光,御名上下二字,并敬避之。 咸丰以后惟避下一字。 又规定,孔子为百世师,对其名讳,亦必须敬避。[16]

满人平常称名不举姓,俗以本名第一字为姓,避讳方法亦照此推之。 《辉发萨克达氏家谱》载,额德布称额讳德布,哇岱称哇讳岱,法辉称法讳辉,以次类推,虽套用汉俗,仍带有本族文化的印记。

完颜氏崇实长子初名嵩祝,后避咸丰帝奕詝讳,改申字,娶乳名同。 三儿生,名华祝,后避讳,改华毓。崇厚长子,乳名阶儿,大名三祝,避讳,改三奇,又改衡平。 第二子名三捷。 第三子衡永,乳名亮哥。 四子衡光,乳名中哥。 五子衡桂,乳名桂哥。 六子衡彬,乳名彬哥。 崇厚五个女儿也皆有乳名、大名。 与男儿同[17]。世家女亦取名号。 崇翰池之妹,名崇雱,号翠池,字蝶香,乳名芸。崇翰池之女,乳名鹿格。鹿者取其福禄之意,又鹿与六音同,因其为第六胎[15]

满人延昌纂修《图门世谱》:“今于谱内及族中长辈官名、乳名之外选定曰崇、荫、荣、熙”四字[18] 他不仅避先祖官名、字号,连乳名都要避,因将先祖乳名附载家谱中。

七、更名冠姓

民国肇建,因优待条例有“先筹八旗生计,于未筹定之前,八旗兵弁俸饷,仍旧支放”的规定,八旗制度暂时得以保留。 但许多旗人目睹时局丕变,深知八旗制度不足为据,为顺应时局变化,他们迈出的第一步,就是申请冠姓改籍。“冠姓改籍”,只是一个笼统概念,依具体内容,又可分为申请复姓、申请复姓更名、申请冠姓、申请冠姓更名、申请冠姓(或复姓)改籍、申请冠姓(或复姓)更名改籍等若干情况。 申请冠姓改籍的,有满洲、蒙古,也有汉军,而在《政府公报》上正式刊布消息的,则多为仕宦或向学之人。

(一)申请复姓,即申请恢复祖上汉姓。

(二)申请复姓更名。 有些旗人在申请复姓的同时,要求更改汉名。

(三)申请冠姓。 满、蒙旗欲改变称名不举姓旧俗,就要申请一个汉姓,加在名字前面,谓之“冠姓”。

(四)申请冠姓更名,即冠姓同时更改名字。

(五)申请复姓复籍(复籍即由旗籍改入民籍,用“复”字,主要指汉军,意指当初本为民籍,后编入旗籍,如今恢复民籍)。

(六)申请冠姓改籍。

(七)申请冠姓更名改籍[18]①。

民国改籍,以冠汉姓为前提。 对满、蒙旗人来说,意味着他们放弃本族传统,改从汉俗。 这一条款,实际含有民族歧视内容。

申请冠姓改籍,须履行一定手续。 首先由申请人呈报内务部民治司,该司核准后立案注册,再行文有关机构。 为官为学者,往往在这方面比较积极,主要是为了自己前程考虑。 他们在政府公报刊登启示,以广周知。

旗人申请冠姓,不一定申请改籍,申请改籍,却必须以申请冠姓为前提。 对一些旗人来讲,从冠姓到改籍,是一个多步走的转变过程;但是对另一些旗人来讲,这一过程却可能在同一时间内完成。

旗人申请冠姓改籍,许多是基于无奈。 旗人易受社会歧视,就业求职,往往遭遇常人没有的困难。为

___________________

关于冠姓改籍问题,详见刘小萌《清代北京旗人社会》,第 808-822 页。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 年。

了谋生求职,只好申请冠姓改籍。

八、结语

以上以清代文献为据, 对满人的姓氏命名系统的内容、特点、演变分七个方面作了初步考察。 说明满人的姓氏命名系统,在内容上具有丰富多样、时间上具有流变性强、受汉文化影响强烈等特征。 之所以形成如上特征,与满人传统文化的源远流长、社会发展的独特环境、外部条件的多样性、以及满汉文化日益陶融的发展趋向,是分不开的。 同时应该看到,迟至清末, 满人的姓氏命名系统在一定程度上保留着自己的特征。 这不仅是满人有别于其他族人的一个文化符号,也是其实现自我认同的重要依据。

[参考文献]

1 乾隆官修.清朝通志·氏族略·卷一 0[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06803-6805.

2 昭梿.啸亭杂录·宋人后裔 [M].北京:中华书局,1980:325.

3 唐邦治.清皇室四谱卷二[M].上海:上海聚珍仿宋印书局,1923:20.

4 弘昼,鄂尔泰,等.八旗满洲氏族通谱·陈善道传[M].沈阳:辽海出版社,2002 年影印本.

5 谷良夫 . 歴史語言研究所所藏 「已 入満洲姓氏 」檔案———包衣ニルをめぐって———[J]. 日本满洲史研究,20025):69.

6 昭梿.啸亭续录·洛翰[M].北京:中华书局,1980.

7 弘昼,鄂尔泰,等.八旗满洲氏族通谱·正白旗包衣布舒库[M].沈阳:辽海出版社,2002 年影印本:522.

8 金毓黻.辽海丛书:第 1 [M].北京:辽沈书社,1985.

9 李洵,等.钦定八旗通志:卷首一二[M]. 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2004251.

10 吴振棫.养吉斋丛录 [M].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3.

11 奕赓.佳梦轩丛著[M].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94.

12 谈迁.北游录·纪闻下 [M].北京:中华书局,1960363.

13 金毓黻.辽海丛书·雪屐寻碑录[M].沈阳:辽海出版社,2009.

28 李洵,等.钦定八旗通志:卷首十一[M].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2004238.

14 吴廷燮.北京市志稿·礼俗志[M].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1998:150.

15 崇雯.崇翰池年记:民国间稿本[M]// 北京图书馆.北京图书馆藏珍本年谱丛刊:第 198 .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1544.

16 织田方. 清国行政法 [M]. 北京: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86-87.

17 衡永,崇厚.鹤槎年谱[M].民国十九年(1930)刊本.

18 北京图书馆.北京图书馆藏家谱丛刊·民族卷·图门世谱[M].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2.

发表评论 共条 0评论
署名: 验证码:
  热门信息
成崇德:清代蒙古开发
苏发祥:英国藏学研究概述(下…
钟焓:民族史研究中的“他者”…
马亚辉:雍正朝云南改土归流再…
姚大力、孙静: “满洲” 如何…
周卫平:特纳的“边疆假说”理…
袁剑:“内陆亚洲”视野下的大…
张世明:正统的解构与法统的重…
  最新信息
葉高樹 譯註:滿文《欽定滿洲…
王庆丰编著:《克敬之满蒙汉语…
柳岳武:晚清“兴边利”研究 …
蒙古勒呼:清代蒙古秋朝審考
葛兆光:什么时代中国要讨论“…
陈波:现代早期欧洲认定“中华…
乌云毕力格:小人物、大舞台与…
米彦青:清代草原丝绸之路诗歌…
  专题研究
中国灾荒史论坛
清代社会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经济史研究
中国历史地理研究
清代边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关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会社与民间教派研究
中国历史文献学研究
  研究中心
满文文献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园林研究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 本版主持:张永江 顾问:成崇德教授 > < 关于本站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京ICP备05020700号
账户:
密码: